繁体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月照
 
首页 以像设教 毫端须弥 广长舌相 月照心珠 千江月影 雪泥鸿爪 月照禅茶 上人传略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临时 >> 月照禅茶 >> 第一部分 茶禅一味

第一部分 茶禅一味


2009-03-13 12:05:26  作者:  浏览次数:2626  

茶禅一味

 

       唐代裴汶著《茶述》言:『茶者,其性精清,其味淡洁,其用涤烦,其功致和。』这与禅的意境及功德,何其相似!僧人在丛林茶事实践中,越来越多地发现,茶道与佛法理趣之间,原来具有如此之多的融通之处。
                                                                                             
                                                                                                   

       

    左图:月照上人在云南茶园。   右图:月照上人绘“陆羽品茗图”(局部)


       自古以来,禅门中僧人多爱茶、嗜茶,以茶作为静虑修行的道侣。为了满足僧众日常饮用和待客之需,古时的寺院多有自己的茶园。同时,在古代社会,也祇有寺庙最有条件研究并发展制茶技术和茶文化。唐《国史补》载,福州“方山露芽”、剑南“蒙顶石花”、岳州“悒湖含膏”、洪州“西山白露”等这些当时的名茶,均出产于寺庙。寺院对茶的需要从客观上推动了茶叶种植、炒制、生产和流通的发展,也为继之而起的茶道文化的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


            
      月照上人在“月照普洱”高山茶园。  


      
      赵补初在福建武夷山品茶。左图为赵老为月照上人题“月照禅茶”。


       佛教以香、花、灯、涂、果、茶、食、宝、珠、衣等所谓“十供”,为供养诸佛菩萨最上乘、最殊胜的供品。在佛门课诵中,即有一则说“十供”功德的《供养赞》:“香花灯涂果,茶食宝珠衣,今将献能仁,慈悲哀纳受。”其中说到茶:“茶力大,能退睡魔王。”茶在“十供”之中,占据了十分突出的地位。佛教传入中国之后,以茶供佛或供僧,逐渐发展成为一项重要的传统丛林佛事活动。“茶圣”陆羽,就是自小遭到父母遗弃,而被寺院收养长大,得到丛林茶事的启蒙与熏陶,从而奠定了茶学基础,日后才得以撰成《茶经》这一茶文化巨著的。饮茶之风也自唐代以后,渐由山门之内流被民间,而至传入宫廷,最终演变成为朝野风从的茶道雅事。


       唐朝中期以后,宫廷喜好茶事,各地向朝廷进贡的茶类繁多。天子每岁设清明茶宴,祭天地并向群臣赐茶。宫廷还常以“斗茶”为戏。每逢科举廷试,或是举行朝聘典礼的时候,天子召见中第的进士或外国使节、王公贵族,都要赐茶行仪,用以敦睦君臣,亲善友邦。宫廷茶道因此盛极一时。


       唐僖宗咸通十五年(874年)正月初四,唐僖宗将此前迎至内廷供奉的佛指舍利归安于扶风法门寺宝塔地宫,同时还有数千件皇室所有的奇珍异宝,被一同放置于地宫永充供养。1981年8月24日,明代重修的法门寺真身宝塔半壁坍塌,封闭千年之久的宝塔地宫随之被发现,考古工作者于1987年4月3日这天对地宫进行了科学发掘。发掘中发现,在地宫后室结成的密宗曼荼罗坛场的中心,供奉着一套以金银质地为主的宫廷御用茶具,共计13件。尤为称奇的是,在这套当年用来研制、烹煮茶叶的以唐僖宗李儇小名——“五哥”标记的茶具中,竟然还按照当年入藏时的样子保存着皇室供奉的贡茶茶叶。这些存世逾千年的珍稀茶具和茶叶,是目前世界上已发现的年代最早、配套齐全、等级最高的茶具和茶叶实物,是世界茶文化考古研究中最重要、最重大的发现。也是目前已发现的佛教“十供”中,有关“茶供养”的最完整、等级最高的例证,集中展现了唐代茶道和佛教茶事文化的独特风貌和辉煌成就。


       
      


       “石蕴玉而山晖,水含珠而川媚。”茶道得佛教文化的滋养,如石蕴玉,如水含珠,终于孕育出灿烂的禅茶文化,复萌了古往今来的无数众生。


       佛法之修证,是即尘劳而做佛事,“万行门中,不舍一法”。这其中,以茶道最贴近丛林生活,也最深邃隽永。因而成为提升心性,体验禅意的方便之道。禅宗丛林中的吃茶,正是行、住、语、默当中“借假修真”的法门之一。丛林中视茶事为心法,所重者在于内在体悟,亦即“心”的觅证。这种追求,正是茶与禅契合的节点。甚至可以说:茶与茶道,不止是通达禅的道路与门户,更与禅是一体相即之物,茶即是禅。
    唐代裴汶著《茶述》言:“茶者,其性精清,其味淡洁,其用涤烦,其功致和。”这与禅的意境及功德,何其相似!僧人在丛林茶事实践中,越来越多地发现,茶道与佛法理趣之间,原来具有如此之多的融通之处。


      
      月照上人与李昌鸿、沈遽华大师伉俪设计的“月照十景”壶第一式。



      

       (杰出茶人,江苏宜兴紫砂艺术领域十大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之一,著名陶艺家李昌鸿先生与月照上人合作制成一款曼生提梁壶。月照上人在李大师所制的白坯壶上手绘《十八罗汉图》一卷,赢得李大师的高度赞誉。李大师即兴在素笺之上,以饱蘸激情的笔墨记述其事道:“有幸得月照大师赐佛缘十八罗汉于曼生提梁壶上,这是佛学释文化和中华陶文化的交融与弘扬。月照大法师以文人意识娴熟笔力绘出智慧、正气、神通、豁达、勤恳、包容、见义勇为、乐善好施、扬善驱恶等仙佛为众生营造福田的高尚形象,亲和百姓,融入生活,为当今之和谐安祥社会而祈福!”)



      
此中真味,第一曰“苦”。


       佛法浩如烟海,但以“四谛”为总纲。释迦牟尼成道后,于鹿野苑初转法轮时,说的就是苦、集、灭、道“四圣谛”之理。而四谛中以苦为首。人生有多少苦呢?佛法说有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等等。参禅即是要勘破生死,会真悟道。


       茶性也苦。《本草纲目》载:“茶苦而寒,阴中之阴,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清则上清矣”。茶的苦后回甘,苦中有甘的特性,正可帮助禅和提起观照,参透“苦谛”。


       第二曰“静”。


       品茶讲究恬静,“和静怡真”,唯于“静”中,方能借一壶新绿,涤除尘劳、澄怀味道。佛教禅宗之功行,也全仰静虑之力。静虑,即禅定,乃心定一境而审为思虑之义也。静即定,虑即慧,定慧均等之妙体曰禅那,此即是禅宗得名之由来。


       第三曰“凡”。


       日本茶道宗师千休利曾说过:“须知茶道之本不过是烧水点茶”,此语切中茶道原旨之肯綮。这与禅宗所标示的息心忘虑,以本然、绝待之心自足地活在当下,任运而行、解脱自在的精神追求,以及“烦恼即菩提”,“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的觉悟主张都何其相似!



      
      月照上人乘舟泛游江湖。


       第四曰“放”。


       品茶的功夫,要紧在一个“放”字。要能放下手头的工作、眼前的生意,偷得浮生半日闲,邀集二三至交知己,一道啜茶品茗,在袅袅飘散的茶香中,释放一回自己那被物欲禁锢已久的性灵。


       佛法视人的烦恼与痛苦,皆由诸多因缘所生,归根结底在于人与生俱来的无明惑业所致的颠倒执着。何为执着?即是俗语“放不下”也!有何可执者?曰:内六根,外六尘,中六识,此十八界,及睡眠、饮食、男女之欲,凡夫率皆认假作真,执取不放。佛法之三乘十二分教、八万四千法门,无非是为对治颠倒执着,随顺众生根器而方便设立的。近代禅匠虚云法师曾说:“修行须放下一切方能入道,否则徒劳无益。”放下的一切,到底是什么呢?不过是四大假合的此身,及此身的所有罢了。


       放下一切,就会自然具足“我为法王,于法自在”的丈夫气概,以及那光吞万象、随处做主的主人翁精神。于法,是解脱自在的禅者;于茶,是即真即俗的生活的艺术家。至此境地,在尘世的种种行迹皆是自性流露,任运而为,于旁人看来则充满了禅的观照、艺术的审美,可为后人取法。近世佛教砥柱、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大德居士赵朴初老人茶诗说的最妙(18页下):


       河北柏林禅寺方丈明海法师序日僧伊藤古鉴《茶与禅》一书中译本时说,茶“遇水舍己,而成茶饮,是为布施;叶蕴茶香,犹如戒香,是为持戒;忍蒸炒酵,受挤压揉,是为忍辱;除懒去惰,醒神益思,是为精进;和敬清寂,茶味一如,是为禅定;行方便法,济人无数,是为智慧。”禅师眼中的茶,正和佛法所说的大乘菩萨一样,依六度法,在世间行着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的事业。茶的一生,不预计开花,不奢谈结果,在枝头上挺立,从在世间探出头的那一瞬,直至被人采摘,它几乎保持着同样一个姿势。当生发愿,当生成就,就像菩萨一般于法自在。


       当年赵州真际从谂禅师祇以“吃茶去”三字接引学人,成为千古禅门公案。此后“茶禅一味”,即为品茶者、参禅者所共唱同许。赵州禅师曾说:“若随根器接人,自有三乘十二分教,老僧这裏祇以本分事接人。”说这话的老僧,手中祇有一杯茶——生活与信仰,形而上的与形而下的,最超越的精神境界与最物化的日常生活,就这样水乳交融,一体无间。


   
   

            七碗受至味,一壶得真趣。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赵朴初诗 

    
       














      左图     月照上人在云南石林的著名景观“犀牛望月”前留影。月照上人身后那只翘首凝望虚空亿万年的石犀,今朝终于迎来了一轮在人间受生的“明月”。
       
       中图     赵州禅师法像。

       右图     河北赵县柏林禅寺裏的赵州禅师墓塔,俗称“赵州塔”。赵州从谂禅师在观音院接引四方参禅的学人。有一天,有两位行脚僧找到禅师,请教修行之道。禅师只对两人说“吃茶去!”寺中监院不解,禅师叫他也“吃茶去!”这杯茶,乃是赵州禅师的受用,也是他的禅心,他毫不迟疑地捧出来与人分享。这杯茶,禅林中名曰“赵州茶”,千载以下,活人无数。
   

      
       月照上人与诸山长老法会合影


      
         朴老画像   月照上人画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 第八部分 月照禅茶素描
· 第七部分 月照禅茶品目
· 第六部分 禅旆指月
· 第五部分 紫砂尚品烟霞鼎
· 第四部分 品茶论道
· 第三部分 月照茶道
· 第二部分 月照禅茶
· 第一部分 茶禅一味

推荐文章

· 第八部分 月照禅茶素描
· 第七部分 月照禅茶品目
· 第六部分 禅旆指月
· 第五部分 紫砂尚品烟霞鼎
· 第四部分 品茶论道
· 第三部分 月照茶道
· 第二部分 月照禅茶
· 第一部分 茶禅一味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