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月照
 
首页 以像设教 毫端须弥 广长舌相 月照心珠 千江月影 雪泥鸿爪 月照禅茶 上人传略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临时 >> 广长舌相 >> 哀思无止兮,我有心丧

哀思无止兮,我有心丧


2007-09-02 15:40:28  作者:门人智纯  浏览次数:959  

哀思无止兮,我有心丧

——月照上人挽一代哲星、唯识学巨匠田光烈居士上升兜率长联浅析

泰山其颓,梁木其坏,哀哲人其萎!2007727日凌晨420分,一代哲星、当代唯识学巨匠田光烈居士神归兜率天上,享年96岁。



    27
日一早,家师月照上人乘机由京南下,遵规定将手机关机。飞机抵港下机之时,上人重新开机,即收到数条系统短信,告知在关机的短短两小时内,已有数次南京来电未接,上人顿时隐隐有不祥之感。按来电号码回拨过去,接听电话的正是田老居士的长公子田景华先生,此前几次未接的电话也都是他打来的。家人甫一发现田老辞世,景华先生就即刻向月照上人致电报丧——第一次电话打来之际上人尚在机上,距田老舍报不足四个钟头。



    惊悉噩耗,在由机场至下榻处的一路上,上人心潮翻涌,胸臆难平,久久不作一语。吾侪门人素知上人与田老居士有十多年亦师亦友之情,只因上人近时事务繁多,难以抽身一赴南京,既不得躬自扶柩悼别田老,也不能向田老家人面致吊慰之忱,上人心中对于田老辞世的哀惋无奈之情,一定是更甚于常人的。


   
    到达下榻之地,上人顾不上休息片刻即命余等取来笔墨,展楮度量之下,乃取两张八尺整宣接成丈六巨幅,分裁为上下联纸,悬如椽之笔,饱蘸挚情与慧思,顷刻撰就一副长联:

    厚谊通书电,讵料音容永隔,空怀道范水云寒。忆子当年西出播州,去国遨游,奇志暗蕴于膺;工读不止,从事雇员、文员、教员,终入内学院承继法相故学。空有参透了,随遇皆是乐土。                      田光烈大士上升兜率

    深恩承岳山,遥思教言频赐,久慕源流灵峰远。叹师今朝上升兜率,著述等身,言烛耀千秋;教泽无涯,执鞭昆州、蒋州、鹭洲,还归刻经处演绎唯识新论。位居补处矣,后来无非佛乘。                 丁亥门下沙门月照焚香恭送



    余等门人围聚在上人身后观看,只见五米多长的素纸之上,墨韵流光,笔划森罗,字字井然,笔笔沉静,一派万马齐喑的气象,全不似上人畴昔书作恣肆跌宕。我不禁暗暗思忖:一定就在刚才驶出机场的座车上,上人默默无语之间吟哦而成了这长达140字的挽联。若以篇幅论,挽田老此联恐怕也是上人平生所未有的心血之作,唯有哀恸既深、追思既远,方能于笔端幻化出此笔墨词章之伟什吧!



    试观此联,上联首句“厚谊通书电” ,是说田老在生前数月内,曾接连几次和上人通过电话,或委公子发来电子邮件,商榷学问,并托以文集出版事宜。寥寥五字,便道尽了在田老生命的最后一段时日里,二人相视莫逆、心会神通的珍贵道谊。



    正是深感于此,所以蓦然间接悉噩耗,“讵料音容永隔” ,才会令人徒然“空怀道范水云寒”。紧接着,联中对田老少壮时期的求学经历娓娓述来:



    “忆子当年西出播州,去国遨游,奇志暗蕴于膺;工读不止,从事雇员、文员、教员,终入内学院承继法相故学。”田老本名应炬,字光烈,后以字行。1912年生,贵州遵义(古称播州)人。幼年丧父,受虔诚奉佛的祖母影响,自幼就皈依到三宝门中。田老髫年以后,先后就学于乡中私塾、小学、中学。因家贫,十六岁上便辍学离乡,到贵阳及四川等地谋生,先后从事过文员、雇员和教员等工作,坚持半工半读,于务工之余刻苦自学。田老在这一时期坎坷的生活和学习经历中,逐渐产生了对佛法的强烈渴仰之情,并且奠定了研治佛学的基本功力。



    1943
年,田老被招入当时为避战乱而由南京迁至四川江津(今属重庆)的“支那内学院”蜀院,追随欧阳竟无和吕瀓两代“当世功力无出其右”的佛学大师,开始了在蜀院长达7年的佛学尤其是法相唯识学的系统学习。田老入院当年,欧阳竟无先生病故,继竟无大师主持蜀院的是吕瀓先生。在蜀院学习的七年间,田老和其它同学共同参与了吕瀓先生一批重要佛学专著的整理、出版工作。吕瀓先生传世的诸多煌煌巨帙当中,也凝结着田老一辈同人的心血与辛劳。也正由此开始,田老与吕瀓先生结下了半生师友的深情厚谊。



    “空有参透了,随遇皆是乐土”这二句联语,既表达了月照上人对田老十余年坎坷飘零的工读生涯的感喟,也是对青年时期的田老志坚意决、慕道真诚,不以眼前境遇而转心的人生态度的由衷赞佩。



    下联首句作“深恩承岳山,遥思教言频赐,久慕源流灵峰远”。此数语寄托了上人对在闽院四年所承田老沾溉陶育之德的无尽追思。自改革开放时期闽南佛学院恢复办学以来,田老居士是闽院已故院长妙湛长老亲自延聘的第一届研究生班导师之一,主授唯识学。月照上人自1990年考入闽院攻读研究生,至1994年毕业,入院四载,焚膏继晷,研穷秘典,度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求学时光。在这四年间,上人得以向田老朝夕切磋请益,教学相长,交流佛法修学之体证,互勘书画进业之得失。田老对上人在求学阶段就已表现出的过人的佛学造诣与荷担如来家业的勇毅精神,不止一次地当众给予过赞扬;对上人与生俱来所具有的艺术气质和多方面的文化修养,以及在众多学僧中脱颖而出的组织领导才干、圆融脱透的世出世法的领悟和运用能力都表示过高度的赞赏和器重之情。田老常引元代中峰明本国师初谒高峰原妙禅师时,高峰对中峰所作的“是竿上林新篁, 他日成材未易量也”这一著名评语,而向妙湛长老及月照上人授业导师方兴教授等院内外的佛学耆宿屡屡推举上人。



    月照上人后来所开创的一条别开生面的个人修证与契理契机的弘法之途,无疑是对田老一双识才具眼的生动验证。田老尝对人言,他一生教过的学生何啻百千,在执教生涯的最后几年,能够带出一位像月照上人这样的僧中龙象、今世法将,实在是他足慰平生的一大幸事。



    1992
年,上人闽院学业未竟,既以才具出众,学富内外而受诸方推戴,24岁出主奉化雪窦资圣禅寺,得为当时全国重点开放寺院中最年轻之住持。雪窦寺自古为弥勒菩萨应迹道场,是中国佛教弥勒信仰的发源地,近代更一度成为太虚大师所主持的法相唯识学学术教育中心。然而到上人晋院之际,寺宇已是颓敝至极。即任伊始,百废待兴,上人一面主持修复工程建设,一面督进寺院道风建设。上人自即任始,就为绍隆家风,提高僧众佛学与文化修养,连续三年在大众结夏安居期间开设僧伽培训班,延请教内外多位卓然成家的法师、学者莅寺讲学。田老居士自然也接到了上人诚挚的邀请,并且欣然赴命,不畏路途迢迢,不避伏日炎炎,连续两年于暑期登临雪窦,为培训班的学僧开示讲学,选佛场中滋郁慧命,为雪窦寺的恢复建设事业发挥了重要的影响。



    在寺内讲学期间,田老亲眼目睹了月照上人所领导的雪窦复建伟业所取得的日新月异的变化,能够有缘身预其事,略尽一己之力襄赞盛举,这大概是那两年的夏天,最让田老感到快慰的事了。



    田老治学之外还雅善书翰,涉猎艺林,并曾结合习书多年的心得撰成
《佛法与书法》一文,妙论纷披,为世所重。田老与近世书画名家也多有交往,书画赠答为常事,收藏中也自不乏诸多名家真迹。然而在田老居室四壁最显眼处,一直张挂的都是历年来月照上人赠与田老的那些以弥勒菩萨为题材的书画作品,从中足见田老对唯识学用心之痴,对弥勒菩萨信仰之真,对月照上人嘉许之深。而月照上人向来视书画为禅家修行之法门,创作态度审慎,故不轻易以书画遗人,由田老所藏上人历年作品之丰,同样可见上人对田老敬重尊仰之深切!



    余等门人常常可见上人在言语神思之间,对田老简远恬寂的风神笑貌、温和敦厚的道德风范倾慕不已,每每对吾侪谈及,令余等虽无缘面谒田老,却也由此对田老产生了深刻而亲切的印象。就在田老生前不久,上人还在与田老的一次通话中允诺一定择期尽早成金陵之行,相与探望。讵料一夕之间,天人永隔,悲曷能胜于此哉!



    其后“叹师今朝上升兜率,著书等身,菿言烛耀千秋”数语,写尽田老倾毕生所学撰作
《度牒在宋代社会经济中的地位》、《玄奘及其哲学思想中之辩证法因素》、《玄奘哲学研究》、《佛法与书法》、《论禅学》、《玄奘大师与世间净化论》、《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闺范>译注》、《田光烈学术文集》等巨著,立身立言之功业道范。



    “教泽无涯,执鞭昆州、蒋州、鹭洲,还归刻经处演绎唯识新论”,此数句联语,进一步讲述了田老后半生的执教生涯。田老在建国之初离开支那内学院蜀院,曾任教于昆明(古称昆州)的云南大学,讲唯识学。1956应吕瀓先生之邀,到南京(古称蒋州)金陵刻经处,参与编撰
斯里兰卡版《英文佛教百科全书》中国分卷,所撰条目精审允当,受到先生佳评。此后便留在刻经处工作一直到“文革”结束。1977年调至南京大学,教授唯识。1979年又调回刻经处。1992年受当时厦门(古称鹭洲)南普陀寺方丈、闽南佛学院院长妙湛长老之聘,出任闽院研究生班导师。后以年高归养于金陵刻经处,专心佛学研究著述,直至寿终。



    月照上人从田老的从教生涯中,撷趣了田老曾经任教的几所学府所在的城市古称嵌入联中,既使得上下联对仗工稳,又能以一点而窥全面,以数个城市连缀起田老斑斓多姿的生命流光,可谓寄寓良深。



    “位居补处矣,后来无非佛乘”,这下联末一句,则是代田老生前无数至亲眷属、至交朋友、门生故人道出的诚挚祝颂。兜率天或曰兜率净土,是当来下生佛弥勒菩萨现在住持教化的佛土。田老居士学宗唯识,而唯识学派自古依弥勒菩萨所开示之《瑜伽师地论》为本论,奉弥勒菩萨为宗祖。中土法相宗开山祖师玄奘三藏与窥基法师,皆是发愿求生弥勒净土,而舍此一报身,上升兜率天的。近世唯识诸大家,如太虚大师,欧阳竟无大师等辈,也都是求生弥勒净土的,此诚如太虚大师《
弥勒菩萨像赞》所言:“几多内院往生辈,会启龙华授记先。”我们祝愿并且相信,田老居士必当“上生兜率天,长侍佛前,当来授记先。”



    值此田老舍报未远之际,为寄哀思,亦为飨广大信众及读者,笔者不揣鄙陋,敬录家师挽田老长联全文于兹,并试作解析。笔者入上人之门也迟,虽沐浴手泽,潜润德教,盖亦有年,而所业不专,对师门之学,所知十无一二。本文仅能就此长联之文义作一直解,浅白颟顸,难以尽发此联寄慨之深,尽显此联词章之美,深引以为憾也!

门人智纯/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 云南游记
· 溯流光集序
· 《法华经变图》浅解
· 月照上人《<法华>经变图》赞
· 月照上人作客国学应用大师翟...
· 李昌鸿紫砂艺术馆开馆精选
· 中国美院施海教授为月照上人...
· 志道游艺——月照上人禅画艺...
· 古今禅画两奇珍 亮相保利秋拍会
· 《溯流光集》序

推荐文章

· 云南游记
· 溯流光集序
· 《法华经变图》浅解
· 月照上人《<法华>经变图》赞
· 月照上人作客国学应用大师翟...
· 李昌鸿紫砂艺术馆开馆精选
· 中国美院施海教授为月照上人...
· 志道游艺——月照上人禅画艺...
· 古今禅画两奇珍 亮相保利秋拍会
· 《溯流光集》序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