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月照
 
首页 以像设教 毫端须弥 广长舌相 月照心珠 千江月影 雪泥鸿爪 月照禅茶 上人传略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临时 >> 月照心珠 >> 释迦应迹图(七)

释迦应迹图(七)


2010-06-10 14:06:58  作者:月照上人  浏览次数:584  

释迦应迹图(七)




      49 魔女笑佛感果丑陋

      太子为了追求正觉之道,历年矢志奋斗,不知冲破了几重内外魔障难关——外境有声色威厉的魔王徒众,内心有烦恼妄想的魔障。魔,仿佛控制着世间的一切,惟有克服了内外一切的魔难,才能进入真实的觉悟之境。

      在一切人天之中,只有那不喜欢正法住世的魔王,知悉释迦族的悉达多太子将要在菩提树下觉悟成道,转大法轮,心中生起无限的畏怖。魔王当即派遣他眷属中的几个妖艳的魔女,前往菩提树下试探和扰乱太子的道心。

      太子坐在菩提树下金刚座上,寂静的心像湛然不动的清水一样,洞然观察到出离三界的正道和世间万法的实相,此刻再无别念。

      《佛本行集经》载,魔女拥到太子身前,示现出妇人种种妖媚惑人的淫秽姿态,又把香花撒落在太子的头上和身上。但这些都不能扰乱太子心志。于是这些魔女又变化身形,显出娇俏端庄的样子,用美妙的音辞嘲讽戏弄太子。太子对她们肃然说道:“你们因为宿命所积福德,今世受报,得此天身。但是你们却不知惜福积福,不惧无常紧迫,而作此妖媚之态,欲乱我道心。你们容貌形体虽好,而心不正。岂不知你们这色身,不过是一具包裹种种污秽的皮囊罢了!去吧,难道我能被你们诱动吗?”太子用手一指,眼前的魔女顿时都变成年迈的老妪,一个个满头白发,容颜苍老,丑陋无比。众魔女突然受此恶报,惊恐万状,纷纷扯碎衣裙,挠乱头发,以指爪抓面,直至血泪交流,号哭溃散。






      50 天乐空鸣小童欢心供养

      《佛本行集经》载,太子不受魔女诱惑,内心安住深微的寂定境界,观察到清净自在的人人本具之心,无浊无垢,犹如从水中出来的莲花,不染半点泥淖。又像大须弥山,寂然不动,却能统摄眼、耳、鼻、舌、身等诸根,觉受诸种尘境,调御所有的意念思维。真是奇哉!奇哉!

      这时的净居天人,以神通了知太子的禅定境界,感到无比的喜悦,对太子生起更甚于前的敬重之情。于是令天人在虚空中吹响大法螺,擂起大法鼓,鸣奏诸般天乐,一齐在伽耶山顶的空中飞旋舞蹈,庆贺太子成道之期的临近。

      经过这样一番伎乐舞蹈供养,净居天人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变现为一个天真烂漫的童子,生得明眸皓齿,婉丽可爱,来到太子的金刚座前,恭敬地呈上香花鲜果,欢喜地供养太子。童子还特别向太子献上儿童的诸般玩器,以昭示太子如孩提赤子一般天真清净的心地。






      51 四天王奉献四宝钵

      在须弥山的半腰有一山,名由犍陀罗。山的四面,各有一位天王居住,同为忉利天主帝释天的外护大将,护佑一方天下,因此称为护世四天王。他们分别是: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与北方多闻天王。四天王所居之处称四天王天,是六欲天的最底一层,为天界最初的地方。《止持会集音义》曰:“东方持国天王,谓能护持国土,故居须弥山黄金埵。南方增长天王,谓能令他善根增长,故居须弥山琉璃埵。西方广目天王,谓以净天眼常观拥护此阎浮提,故居须弥山白银埵。北方多闻天王,谓福德之名闻四方,故居须弥山水晶埵。”

      《佛本行集经》载,太子曾经思维:过去诸佛集出家修道的沙门,都是持钵受食的。我虽已出家修道多年,但因一直守着苦行断食的行持,故不曾用过钵具,这与过去诸佛之道不合。

      太子所思之钵,乃是钵多罗、钵和罗的略称,又作钵盂。钵是往古诸佛所定出家修道的沙门所常持的道具之一,一般作为食器,圆形、鼓腹、平底、口略小,为僧众如法之食器,应受人天供养所用之食器,又为应腹分量而食之食器,故又称作应器、应量器。

      太子正在动念之间,持国天王、增长天王、广目天王与多闻天王已从四大王天降到人间,从四方趋近太子身前,各持一个金钵,进献太子。太子却因其钵金质,不宜作为办道之具,不肯接受。四天王又各持一个银钵来献太子。太子也同样不受。四天王又各进献玻璃钵、琉璃钵、玛瑙钵、砗磲钵,太子都因其器奢靡,并非办道之具,没有接受。最后四天王每人又奉上一个石钵,太子方才接受。他接过四天王奉献的四个石钵,次第叠放在一起,只见他用左手托起石钵,再用右手轻轻按下,运用神通力,转瞬间竟然将四个石钵合为一钵,四钵之间的分际还历历在目,摸上去却浑然一体,坚固清净,令人惊叹不已。






      52 魔军外道害佛佛寂然不动

      再说魔王见众魔女都变作老妪,蓬首破容而回,勃然大怒,当下带着众多眷属,率领千百万魔军徒众,气势汹汹地向菩提树下杀奔而来。

      《佛本行集经》载,太子看到魔王率领的魔军像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至,席卷了整座伽耶山,却并没有感到丝毫的畏惧,他“既不动身,亦不移坐”,对魔王凛然说道:“我现在已经结跏趺坐,如金刚一般坚固地安坐在此,任你如何逞威,也是绝难动摇我的!”

      魔王听了太子的话,不禁一阵狞笑,喝令魔军放箭。毒箭像飞蝗一样遮天蔽日地向菩提树下飞去,可是到了太子安坐的金刚座前,所有的毒箭都一律自然堕地,不能伤到太子一根毫毛。

      魔王见此情形,既疑且怖,随即发动魔军,发起更为猛烈地进攻。他们放出种种凶厉狰狞的怪物,生起烧天的大火,鼓起拔山的狂风,响雷闪电,倾泻暴雨,用尽所有的魔法想击退太子的道念。诸天上的天人看到魔军凶恶攻击太子的情势,都惊惧起来。但是太子坐在金刚座上却安坐如须弥,视眼前这些凶残暴戾的魔军,如同一群游戏的孩童一样!

      魔王的恼怒更甚于前,他又喝令放出更多的毒蛇猛兽,降下雷霆雪雹。可是,毒龙猛兽所吐出的妖氛毒雾,一遇太子都即刻化作清凉的风;雷霆雪雹,一遇太子都即刻变作祥瑞的云。魔军一切阴狠狂妄的努力,在一心不乱的太子面前,都失去了原来惯有的力量!

      太子见魔王再也无计可施,于是对他说道:“忍耐的行持是正法的芽,坚固的志愿是正法的根,端严的操行是正法的地,正确的知见是正法的枝干。具足这一切因缘的智慧大树,终能结出无上正觉的果实。你们现在想要伐倒这棵能够庇荫一切众生的圣树吗?

      你们的所作所为,就像企图用百万大军来撼动须弥山王,这注定是徒劳无功的。你们赶快打消这嗔恚怨毒的心吧——你们可以使炽热的火冷却,也可使整条恒河的水都变作油脂燃烧起来,你们可以使大地沉入汪洋大海,也可使太阳改变它经天的轨迹而从西方升起,但是我的信念和道业,却不会为你们所坏!”

      魔王知道凭自己和这群魔军外道的力量,不足以把太子从金刚座上撼动一分,于是羞恼交集,率先败走了,剩下的魔王眷属和魔军也都一哄而散了。此时太子的心,像无风的水面,湛然宁静;像正午的太阳,驱散了世间一切阴翳。天空散下缤纷五色、胜妙香洁的花朵,昭示着即将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陀出世。






      53 天人献袈裟

      降伏恶魔后的太子,意念更加坚固,内心更加安宁。这个时候,太子已经了知久远以来的自己,生在什么地方,叫过什么名字,经过什么样的修行道路。千百万年来,自己生死往来的历程,一切都能历历在目,宛如昨日。他还遍观一切众生,自无量阿僧祇劫以来,轮回在生死三界,有时为人父母,有时为人子女,有时为人师范,有时为人弟子,都有着因缘牵连的关系。可是,众生都被业障所惑,终日被名利爱欲所转,全不顾念他人。当太子认知到这一切冤亲真实平等的真理,并生起广大的悲心时,不觉双泪滚滚地流了下来。

      太子对宇宙间一切森罗万象,以及这万象背后所包蕴的法性,都已明了通达。他已了知“生”和“死”本来不二,他更观察到人人本具一颗清净自在之心,与他的一颗行将作佛的心等无差别。这颗本心,无浊无垢,犹如从水中出来的莲花,不染半点泥淖。又像大须弥山,寂然不动,却能统摄眼、耳、鼻、舌、身等诸根,觉受诸种尘境,调御所有的意念思维。这颗本心,遍照三界万法,显映川岳大地,大可包容太虚,量可周遍沙界,可是却无人识得此心的灵冥之体、玄妙之用。

      太子已经进入了三昧寂定的甚深法乐之中。他的心神、他的性命,此刻已得到了无限伸延,与宇宙化为一体了。他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地方,忘却此身及此身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再无分别。

      太子知道,自己这不是在昏睡,因为所觉知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晰妙了,绝无半点夹杂含混。这是正觉,这是解脱!这是正遍知、等正觉的佛陀思维之秘境!

      那天,是太子三十一岁那年的我国传统历法的十二月初八日。乔答摩•悉达多太子,终于在这一天的一个瞬间,证得了宇宙间至真的法性,获得了圆满解脱,成为了大觉世尊!

      这一刻到来之后,佛陀睁开了双眼,凝望着不远处的山川林薮、水中的游鱼、天空的飞鸟,还有山前漫步的麋鹿、林间攀援的猿猴,不禁脱口而出道:“奇哉!奇哉!奇哉!大地众生,无不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

      正在这个时候,天上的帝释天主率领着成群的眷属,带领着无量天人,从云中降落在菩提树下,他们一齐恭敬地拜倒在佛陀的身前,礼敬的队伍充塞了山谷。只听帝释天充满敬意地说道:“至尊的佛陀!您已经成就了大日轮一般的光明,能破除世间的黑暗,扫除众生悭贪、嗔恚、愚痴的毒害,您是解除众生生死之苦的良医;您是人天之中、三界众生最尊最胜的导师!”

      为了庆贺佛陀成道,帝释天子偕众天人仿效过去诸佛所着的福田衣,以天蚕所吐之丝织就的布匹,割截成片后再加缝缀,染以坏色,并以世间稀有的七宝装饰而成一领袈裟,于此刻献上供养佛陀作为行道之衣,劝请佛陀穿着。因天丝所织袈裟不害生命之故,佛陀欣然受之,并依过去诸佛遗教,将袈裟披搭起来。众天人争睹之下,只见搭衣之后的佛陀益发显出人天导师的端严气象和弘范三界的伟丈夫气概。






      54 利益长者礼请佛说法

      “袈裟”一词本是梵语,意译作坏色、不正色、赤色、染色。指缠缚于僧众身上之法衣,以其颜色不正而得名。关于袈裟的颜色,诸部律典各有异说,但都大抵赞同三种坏色之说,即以青、泥(皂、黑)、茜(木兰色)三种颜色为袈裟之如法色。

      过去诸佛所制袈裟之相,模仿田地之畦畔,以布割截成片,而后缝缀,以标示田相为法,称为割截衣。田用畦盛水,生长嘉禾,以长养身命;法衣之田则弘布四利(慈、悲、喜、舍)、增三善(无贪、无嗔、无痴)之心,长养法身之慧命,因取其义而称袈裟为福田衣。另外,因袈裟以三种坏色为衣,令贪心不起,称离尘服;入道者身披此服,则烦恼折落,称消瘦衣;借喻体净无垢类芙蕖,称莲华服;三色相间共成一衣,故称间色衣;又袈裟披挂于身,其模样有如庄严之法幢,称胜幢衣;不为外道所破坏,而称降邪衣;不为众邪所倾,故又称幢相衣、解脱幢相衣。此外复有功德衣、无垢衣、无相衣、无上衣、解脱服、道服、出世服、慈悲衣、忍辱衣、忍铠衣、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衣等别称。

      依佛陀住世所定本制,袈裟包括:僧伽梨,为上街托钵时或奉召入王宫时所穿之衣,由九至二十五条布片缝制而成,故又称九条衣;郁多罗僧,为礼拜、听讲、布萨时所穿用,由七条布片缝制而成,故又称七条衣;安陀会,为日常作务或就寝时所穿着的贴身衣,又称五条衣。

      袈裟的披着方式,有通挂左右肩之通肩与露右肩披左肩之偏袒右肩两种。对于佛陀及自己的师长恭行供养时须偏袒右肩。若外出游行或入俗舍时,则披通肩法。

      佛陀出世,为的是度化众生这一大事因缘,所以他并不以自己证得圆满无漏的正智、自己的内心达到至善的境界为满足。他虽然断除了生死病苦的根本,但却把四生九有、一切有情众生的烦恼苦痛,都视同自己所承受的一般。他要游历四方,行遍五天,以自己的大悲、大智、大愿、大行,化导群萌,令众生悟佛知见,回归本觉,离苦得乐。他要把自己的教法流布在这世间,直至永劫,都作众生平等的依怙。

      《方广大庄严经》载,佛陀成道之后,天界之上色界初禅天主大梵天王,化为一位长者,名曰利益,变现在佛陀身前,请求佛陀“转于法轮”,教化当时摩揭陀国的众多外道。佛陀于是“以佛眼观见,诸众生上中下根,起大悲心,转于法轮”。

      却说摩揭陀国之中一些不喜正法的外道,嫉妒佛陀的出世与正法流传,他们聚集商量以后,想要和佛陀当众辩难。利益长者将外道们的意思告诉了佛陀,佛陀把这次辩论会当作是一次宣扬正法的良机,欣然接受了外道发起的挑战。

      在约定时间和地点,佛陀和外道之间的一场激辩终于到来了。外道的辩论人成群结队,高高端坐在讲台上。其中不乏一些有名的学者或辩论家,他们精通一切外道的典籍和世俗的学问。而在佛陀这一方,却只有他一个人。然而佛陀却没有感到有丝毫的压力。他已经预知到这场辩论的结局,他要让这些人向真理屈服,皈投在正觉世尊的座下。

      外道终于在拥有不思议智慧和正觉的佛陀面前败下阵来。这些外道,倒也都是能够接受真理和事实的人,他们一齐请利益长者作为引见,皈依佛陀的座下。

      佛陀挫败所有外道的消息传到舍卫城中,城中的官员和万民都涌到城外来,安排了盛大的礼仪将佛陀迎接城去,礼请佛陀教化全城的人民。






      55 南海龙王皈礼佛听法

      《佛本行集经》载,海中的龙王,寿命久长,曾经历过许多劫数,见证过往昔无数诸佛出世、转法轮的历程。海底龙宫里的岁月悠长无期,这天夜半,龙王刚刚睡下未久,忽然感到大地晃动,听到海底传来震荡呼啸的巨大声响,当即就惊醒过来。龙王从龙宫跳出水面观看,以天眼望见远处的大地之上,刚刚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陀,走出伽耶山下的菩提树林,正沿着恒河的岸边,徐步安祥地向着鹿野苑的方向行去。龙王知道佛陀已经成道,不久即将转大法轮,度憍陈如等五人出家,于是就与龙妃、龙子、龙女等龙宫眷属,一齐奉执各种胜妙的名香和鲜花,捧持各种华丽绮丽的杂色宝衣,高擎着宝幢幡盖,携带着种种海底的奇珍异宝,腾云驾雾,赶在佛陀到达鹿野苑之前,按下云头,降落在佛陀面前。头面顶礼,合十恭敬,奉上各种香花、衣服、宝器,虔诚地供养佛陀。

      龙王又向佛陀乞受皈依,请佛说法。佛念龙王为善神,职掌降雨,泽被下界,今正当度之,遂慨然应允。佛陀首先对众龙族宣说正法旨要:“龙王,心乃诸法之本,诸法从心产生、由心幻化,故当彻底了知心之自性……”龙王及其眷属听佛说法,无不欢喜踊跃,信受奉持。

     佛陀随后又为龙王及其眷属授三皈依。佛陀考虑到,当时还未度桥陈如等五人为最初五比丘,三宝尚不具足,所以就对龙王及其眷属朗声说道:“汝等来从我受:皈依佛,皈依法,皈依未来僧。”

      龙王及众龙族遵从佛陀教导,至心合念道:“竟形寿皈依佛,竟形寿皈依法,竟形寿皈依未来僧,”于是从佛正受皈依之体。佛又为众龙族授五戒,众龙族一一戒条从佛受毕,遂得到无上清净戒体。






      56 善多长者见佛礼敬

      龙王率眷属向佛陀作礼别去后,佛陀依旧沿着恒河河岸,向波罗奈国的鹿野苑方向走去,佛陀知道当初跟随侍奉他的憍陈如等五人还在那里的丛林中修苦行。佛陀预知初转法轮的机缘已经成熟,他要把憍陈如等五人度为最初的比丘僧。

      这天早晨,黎明的曙光刚刚投在大地上的时候,佛陀已经从树下醒来,来到河畔蹲下身去,捧起河水洗了把脸,就上路了。刚走不远,佛陀就在河边碰到了一位长者,名叫善多。长者见到佛陀圆满庄严的面容,就连忙赶上前来恭敬地顶礼,长跪合十启问道:“您是一位沙门吗?我怎么从没有见过像您这样威仪相好的沙门呢?”

     佛陀笑答道:“我实对你说,我是佛陀。”

     “是真的吗?我看您像一位圣人的模样,一定没有欺骗我!您有什么可以教我的呢?”善多长者挽着佛陀柔软而温暖的双手问道。

      佛陀于是把人生充满烦恼迷惑、世间无常有如火宅,故而应当一心,求索出离之道的正法至理,还有布施的功德、持戒的好处,都对善多长者说了一遍。长者听了佛陀的开示,心里既感激又兴奋,当下决定皈依佛陀,随顺佛法。佛陀欣然接受他做了自己的在家弟子,为其传授了三皈五戒,长者都一一依教奉行。


相关文章
云南游记
溯流光集序
法华导读
《法华经变图》浅解
月照上人《<法华>经变图》赞
佛门鲁迅 当代八大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回向文
袁了凡先生像赞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流通序
释迦应迹图(十一)
释迦应迹图(十)
 

最新文章

· 法华导读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袁了凡先生像赞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释迦应迹图(十一)
· 释迦应迹图(十)
· 释迦应迹图(九)
· 释迦应迹图(八)
· 释迦应迹图(七)
· 释迦应迹图(六)

推荐文章

· 法华导读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袁了凡先生像赞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释迦应迹图(十一)
· 释迦应迹图(十)
· 释迦应迹图(九)
· 释迦应迹图(八)
· 释迦应迹图(七)
· 释迦应迹图(六)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