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月照
 
首页 以像设教 毫端须弥 广长舌相 月照心珠 千江月影 雪泥鸿爪 月照禅茶 上人传略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临时 >> 月照心珠 >> 释迦应迹图(五)

释迦应迹图(五)


2010-06-10 13:40:11  作者:月照上人  浏览次数:466  

释迦应迹图(五)




      33 太子躬诣饭王求请出家

      《方广大庄严经》载,悉达多太子为向父王禀明出家的志愿,进到前殿来,首先向他的父王问安。叙礼之后,太子鼓起勇气向净饭王说道:“父王!在这世间,不分贵贱,不论男女,有团聚的欢喜就有别离的悲痛!我现在就要出家去,求得从生老病死诸苦中解脱的圣道,恳请慈爱的父王应允我的至求!”

      净饭大王一向忧惧的问题现在终于要变成可怕的事实。太子的请求就像一声霹雳,惊得净饭王浑身颤抖起来。他向前一步,一把抓住太子的手,老泪纵横地说道:“悉达多!请你停止这种胡闹!你的年纪还小,年轻人的思想是最易变动的,也最易招致错误的结果!世间不是如你想得那样可怕,人生也不是像你想的那样可厌,你又何苦要为难自己!你将要继我来统领这个国家。你要舍了父亲,忘了嗣国的重任,这怎么说得过去?你赶快打消这个念头,顺从世间之法,继承王位,等到治国数十年后,你对国家尽了义务,那时你再出家去也不迟。”

      太子听了父王的话后,恭敬地继续禀告道:“父王!您说的这些道理,我早就在心中想过。如果父王现在能保证满足我的四个愿望,我就可以不再考虑出家。”

      净饭王连忙问是哪四样愿望。太子答道:“这四个愿望乃是:一者长生不老;二者恒久少壮;三者愿身无病;四者无有死亡。”

      净饭大王连连摇头道:“悉达多!你这四个愿望,就是天神也不能向你保证实现的。悉达多!你现在收了出家的心,我最近就要将王位禅让给你来继承!”

      太子恭敬而又沉重地说道:“如果这四个愿望无人可以保证,那就还请父王听许我出家吧!让我自己去达成这四个愿望。我此刻,住在这宫殿,就像住在一个四处起火的危宅里,我必须要逃出去,寻求一个安稳的地方。聚必有散,会必有离,这是再平常不过的道理。世上的人,无论用哪种方式生活到最后,都不免有死的结束。死,既是人生终究不可避免的,那为什么不在合乎圣道的生活中去寻求解脱呢?”

      净饭王明了太子之心是不可回转的,他于是想尽各种办法要留住他。太子出家的意志让净饭王如临大敌,他知道此时跟太子说再多的话都是无益的,只有再增设更多娇美的宫娥彩女和令人痴迷的伎乐歌舞,以求诱动太子的情欲。此外,他又严命在王城的东、南、西、北四门之外各安置五百名英武勇健的王族子弟和五百名执戟的力士,在城外又罗列了五百辆精锐的战车;在城垣之上,又周匝分布五百壮士,身披重甲,手持戈矛,昼夜巡警,严密地守卫着王城。太子姨母摩诃波阇波提夫人,也在内宫召集近侍宫女,从当夜起,不许睡觉,掩闭重重宫闱,仔细看守锁钥,周密地防备着太子出家的举动。

      太子在宫中辟了一间静室居住,绝少再去看望耶输陀罗夫人。此刻太子的心中,就像被笼子禁闭着的鸟儿一样苦恼着。






      34 四天王捧马子夜踰城

      过了少许日,这天夜里,太子已下了最后的决心。以往阖宫上下不眠不休地看守太子的宫女和侍卫们当夜都出奇地沉睡去了。太子一个人进宫去对熟睡着的耶输陀罗夫人做了最后的探望和辞别,然后经过沉睡的宫女们身旁,沉着地走向车匿的住处。他唤醒车匿,轻轻地吩咐道:“车匿!把我的白马犍陟带来!”

      “这样的深夜,你要到甚么地方去呢?”车匿低声地问。  

      “我要出城饮甘露之泉,你快点把马牵来,那个有泉水的地方便是不死之乡!”  

      车匿已经知悉太子的本意,嗫嚅说道:“太子!夜深了,这时候出城,对于贵体有害无益,还是恳请您明朝再去吧!”  

      “车匿!你没有听到我叫你把我的白马犍陟带来吗?”

      这样低沉而又权威的喝命,使车匿感到非常惊怖而又敬畏。他不得不把太子喜爱的毛色纯白的骏马犍陟牵了来。太子摸抚着犍陟马的头,好像对人说话似的对犍陟说道:“犍陟!当初父王骑了你,在千军万马的战阵之驰骋拼杀,终获胜利。现在,我也要仗你往昔的英勇奋健,带我到那有着甘露之泉的不死之乡!犍陟!我今次出城,是为了解脱生死的大事,为了传播济世的福祉,为了救度苦海中的众生。犍陟!假如你也期望救济自己的将来,那你此刻就该先分出一点福利给其他的众生,竭尽你的力量,行走在漫长的旅途之中,万万不可疲倦怠懈!”

      太子说罢,翻身上马,马鞭一扬,命车匿随同自己一起出城去了。此刻,马背上的人儿像那天上光华皎皎的明月;马儿像那迅速飘掠而去的白云。整座城市都沉寂地睡去,太子骑着犍陟马,如流星一般奔驰,东方还未发白,已经行到数百里外了。

      那天夜里,是太子十九岁那年,我国传统历法的二月初八日。

      《方广大庄严经》载,是夜,“净居诸天,令彼军士彩女悉皆昏睡,都无觉知”。太子乘上马,“初举步时,大地六种震动”,四大天王捧承马足升空而去,“梵王帝释,翊从引路,至彼往古跋伽仙人苦行林中,即便下马端然而坐”。





 
      35 太子离宫城发弘誓愿

      太子一路行来,走到一座大山之下,他打听到山间幽林之中,曾有一位跋伽仙人在此修苦行。

      在这座高山上,林间有很多鸟儿在啾啾鸣唱;山涧溪水,潺潺地流着。人一进此山,嗔恚的心就会平和下来,疲劳的身子也会轻松起来。太子心中大悦,即刻从马上跳了下来,止住了行程。“犍陟!你已经带我到了我所要到的地方。”太子对着所乘的白马说后,又转过头来亲切柔和地对车匿说:“车匿!你从真实心地流露出的恭敬与诚实的品质,令我非常感动!现在,你已对我经尽了忠勤的义务,请你就此带着这匹马回城去吧!我从此就要独自向真实光明的大道迈进!”

      太子说到这里,车匿已经泣不成声。太子随手把穿戴在身上的华服璎珞都解了下来送给车匿,又从头上摘下宝冠和宝珠,交给车匿:“请你把这个带回去交还给我父王,并且请你代我言明:

      我是为了解脱世间生老病死诸苦,为要救拔一切苦难的众生,才舍弃了个人的恩爱之情,来到这苦行林中。我并不是因为感于自己缺少快乐,也不是不怀念父王及诸母的养育大恩,我更不是因为心怀怨恨而出城。我只是为了要断除人世之中忧惧苦恼的根本才出家的!

      望求父王千万不要因我出家的别离而悲伤!父王说少壮的时候不应出家,然而追求真理圣道,是不分甚么时候的。况且无常是没有定期的,死的可惧,在我们生的那一刹那,就已经跟随而来了。我要趁这少壮的短暂时期,来寻求无上的解脱圣道。

      过去诸佛,都曾发过四种大愿:一者愿我未来自证法性,于法自在,得为法王,以精进智,救拔三界爱缚苦恼众生。二者有诸众生,婴此生死,黑暗稠林,患彼愚痴,无明瞖目,以空、无相、无愿,为灯为药,破诸暗惑,除其重障,成就如是方便智门。三者有诸众生,竖高慢幢,起我我所,心想倒见,虚妄执著,为说正法,令其悟解。四者见诸众生,处不寂静,三世流转如旋火轮,亦如团丝,自缠自缚,为彼说法,令得解缚。我今出家,所发的弘深誓愿,也正如此等。”






      36 太子雪山中樵夫指路

      太子遣车匿回城,车匿只是哭泣不听,执意跟随太子前行。太子一时也不说话,自顾往山林深处走去,开始了寻访可以给他指引解脱之道的明师的行脚。

      《过去现在因果经》载,一天太子来到了一座幽深静谧的森林,林中住着一位在这里苦行的婆罗门阿罗逻仙人。太子向森林中走去,迎面看到一位须发皆白年近百岁的老仙人。原来阿罗逻仙人已经未卜先知,得悉太子将要经过这座森林,而远道迎接了出来。

      仙人与太子叙礼坐下之后,就对太子说道:“您舍离恩爱的家国,挣脱情执的枷锁,出家到这密林中学道,若没有甚深的智慧,是绝对不能做到的。我端审您的为人,知道您的器量一定能够容纳真实的正法,您终将乘着智慧的舟航,超越生死的苦海!以往,常有人到我这里求学,我都须审视他的根器深浅,然后才把他所能接受学问的施教于他。可是如今,我愿把我知道的完全告诉您。”

      太子听了仙人的话,感到非常振奋,就很谦逊地求教道:“大仙!我愿意虚心接受你的赐教!我心中一直有一大事,想请教仙人您指明——这就是生老病死的大患,当以何法断除?”

      这位阿罗逻仙人,是婆罗门教数论派的权威,他听了太子提出的问题,就引数论派的典籍,向太子说明修行的大要及果报:“如想断除生老病死诸苦的根本,须要出家远离世间的纷扰,布施众生,修习禅定。在寂静的地方学习经论,对于世俗之爱乐,要远离勿染。抑制一切欲望,把心安住于无我之境。屏却爱染、邪行,而喜好法乐。这些功行圆满的时候,就能够进入最初觉悟的阶次,那就是初禅天。
到达初禅天以后,再以精进勤求的心,依法修行,就能进入第二禅天。

      由第二禅天,累积很多的功行,那执着爱乐的心意自然断除,就可进到第三禅天。

      更进一步,着于欲乐的心念根除了,神识即能自然超脱,这就到达了第四禅天。到了这里,烦恼俱无,静静坐着便可进入解脱之道。入于第四禅天,人寿增延,智慧增上,意念思维一切皆空,精神便可得到静寂地保养。此刻解脱之光自然显现,这里的境界,就名为非想非非想处。

      你所问的解脱之法即是如此,如果要行解脱正道,那就请你依我所说的深信不疑地修习。”

      太子一边静静地聆听阿罗逻仙人的讲话,一边在心中反复地思维,再结合自己平日的入于正定中的觉受,最后说道:“大仙!从您广阔的智慧之海中流露出微妙教益,使我明白了一部分解脱的方法。可是,请原谅我的颟顸不通,我想,您所说的恐还不是究竟的正理。您所说的解脱境界中,于非想非非想处,‘我’到底是有还是无呢?若说是无,那境界即不能名为非想非非想处;若说是有,则那个我,是有觉知还是无觉知呢?若说是无觉知,那这个‘我’竟与木石有何分别呢?若说有觉知,则有所觉知的东西,难免不为境界染着和系缚,终究不是我所要求的涅槃妙境了。如您所说之法,去除粗浅的染污烦恼是可行的,但还不能扫荡迷情的云雾见到明净如皎月的法性真貌。”

      阿罗逻仙人被太子这么一诘问,一面顿感理屈词穷,一面又深深敬服太子的见地。太子因对阿罗逻仙人所说之法的不能满足,因此住了少日,就向仙人辞别,欲向别处去参学求道。

      临别之际,阿罗逻仙人向太子恳请道:“您将来定当成道,愿彼时勿忘老朽,先来度我。”太子答说“善哉!那个一定”!言毕自去了。

      太子又一路辗转探寻,访到一位迦兰仙人所住的地方,前往求教。经过一番问答讨论,迦兰仙人的解答和之前太子在阿罗逻仙人处问询的结果并无少许出入。经过这样连番辛苦地寻访求教之后,太子感到无望从这些积年累月的苦行的仙人身上,得到关于心中疑惑的圆满解答,于是放弃了在苦行林中继续访求师资的打算,决定入大雪山静坐思维,凭自力解开困惑。

      太子全不惧雪崖冰峰,径直向那雪山上攀登去。正当爬至半山之处,却见风雪漫天席卷而下,哪里还可辨出路途!太子正在茫然之间,前面山坳里忽然转出来一个挑担的樵夫。太子连忙上前作礼,询问去路。樵夫为太子指明了路途,问明太子来意,少不得一番欢喜赞叹,顶礼归去。






      37 太子乘马过庙感山神迎引

      太子在崎岖冻滑的雪山道上行走了半日,一直跟随在太子身旁的车匿,见前面的道路渐渐平坦了些,就牵过犍陟马来,让太子骑乘。

      太子骑马又走了一会,遥见前方山道一旁有座祠庙,正在思量那里是个什么神祗所在的地方,已有一位身形魁伟巨大、顶戴天冠、身披金甲的神人恭立在路旁。太子走到近前,方知那位大神原来是此地的山神。那山神已知太子到来,望见太子走近便扑倒在地,头面顶礼,合掌长跪,要接太子到他庙中憩息。太子应允,遂进了庙中,向山神先问明了这雪山中的地形和道路,才受了山神饭浆的供养,停留片时,稍作休整。






      38 太子至雪山令车匿回马

      太子到了这山神庙中,暂作休整。此刻想起车匿已经跟随他多日,不肯须臾少离,眼前已到了这雪山之上。自从出离王城以来,太子就曾再三遣他回去,他总执意不肯。此刻,太子就严肃地命令车匿,让他转回王城去。车匿只是哭泣,长跪于地,合掌劝请说:“太子!您的身体像金枝玉叶一样贵重,您过去生长在王宫之中,现在却要在这荆丛草莾之中坐卧,这样的苦,您怎能忍受呢?

      您怎能不顾念大王和王后在垂老的年纪,挂念爱子的深情,不体察人民仰望英主治世的热忱?而且,您有年轻的夫人,还有年幼的儿子,你怎能完全舍弃而不问呢?金石尚且容易摧毁,您的心,怎么就这样硬呢!

      太子!我现在有何颜面回去,向大王转述您说的这些话呢?摩诃波阇波提夫人和耶输陀罗公主责问起我来,我又将如何回答呢?

      太子!你过去的心地,非常慈悲、柔软,见了一个老者,您曾深深地叹息;看到一个病人,曾引起你无限的悲悯。您和他们并无任何关系,尚且这样同情怜悯,现在您把至爱亲人都一旦抛弃,这教人多么难以置信!”

      太子听了车匿沉痛的劝谏,志愿却变得更加坚定,他说:“车匿!你现在为我出家感到这么深切的痛苦,然而这种痛苦,也正是我今日所要舍离的。世间之法,合必有离,会必有散,这是最平常而又最真实的道理。例如,我们现在只知和亲族安乐地生活在一起,但是到死亡来临之际,可有哪个人能替自己去呢?我的生母在怀妊我的时候,忍受种种苦痛,把我生了下来。可是未过七日,她就去世,她哪里会想到竟等不到她爱子的孝养呢?

      你还记得,前日看到的林中那群飞鸟,每到黄昏日落的时候,它们便聚集在林间栖息。一到晨光初露,它们又各自飞散。暮集晨散,人生的别离,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这个世间便是短暂聚合的假相,短暂聚合之相终归无常,无常就是人生忧戚之本,众苦之源。短暂聚合的恩爱之情,虽然也缠绵得叫人难以割舍,但终似一场迷梦,不久就要醒来。

      车匿!你莫再悲哀,把心静歇下来听顺我的话赶快回城去罢!假若迦毗罗卫国还有关怀我的人民,那就请你对他们说:我是为了超越生死的大海,为了解脱众生的烦恼痛苦,才来这里出家修道的。等我将来成就了自己誓愿的时候,我必当回城。假若誓愿不能成就,就让我的身体终老在这山林吧。”

      太子表明了这坚如此金刚的决心和意志,白马犍陟忽然一声高嘶,随又屈膝俯首,以舌舐太子之足,吐息不止,两眼含着汪汪的泪水,不住地涔涔而下。太子看见白马也如此通晓人情,不觉感动起来。他充满慈爱地抚摸着白马说道:“犍陟!非常感谢你,现在你已为我竭尽良马的劳苦,为我的服务就到此终了吧。犍陟!你此生之后必将免除恶道轮回,获得善生的果报。”

      太子说后,又转来安慰车匿,吩咐他即刻回去,勿再停留。言毕即转身出了山神的祠庙,头也不回地朝着远处修行的雪山山窟坚定地走去。车匿望着太子的背影,知道已经再无挽留太子的办法,不由绝望地叹息道:“唉!太子!你前舍弃了大王和一切眷属,现在终又舍弃了我!”

      车匿拖着沉重的双腿,悲泣着牵上犍陟马踏上了返回王城的路。






      39 车匿回宫见耶输夫人

      车匿拖着沉重的脚步,牵着白马,走了好多天,方才回到迦毗罗卫国的都城。此刻的王城,随着太子离弃,已经失去它在国中的光辉与威严,阴森森的如同一座坟墓!

      车匿回到宫里,首先去拜见摩诃波阇波提夫人及耶输陀罗公主。

      摩诃波阇波提夫人听说了太子出家,还未问明情由,已先把车匿狠狠斥责了一通。待夫人得知太子决然再不回宫时,顷刻闷绝在地。待她苏醒过来,就不住地哭泣道:“悉达多!请你赶快回来,救一救我的命吧!你现在就像一只离群的孤鸟,不知道已飞到哪里去了。你在王宫从来不曾缺少关爱和照顾,现在要独自一人住在荒野山林里,受风霜雪雨地打击,受猛兽毒蛇地侵害,像你这样宝贵的身体,怎能忍受得了诸般苦楚呢?如果你遭受了甚么苦难,可有谁来告诉我呢?孩子啊!你让我如何对得起我的姐姐,你那去世的母亲!”

      耶输陀罗公主正像一朵盛放的莲花,太子的出家,就像狂风暴雨在一夕之间就摧残了她。她再也无心妆扮娇容了,头发散乱,也不知梳理;身上积了污垢,也懒得洗浴;衣服脏旧,也没有心情去洗换。她只说,失去了太子,她青春的色相,又该给谁看呢!






      40 车匿见饭王禀太子修行

      再说净饭大王,自从爱子离宫以后,就陷入了昼夜不停的悲叹忧苦之中。每天都要沐浴斋戒,祝祷上天,祈望太子早日回宫。这样过了七八天,有侍卫来报告说,车匿牵着白马回王宫来了,净饭王立即传令车匿进见。

      净饭王见到车匿,难免上来呵斥一番。等车匿禀明了太子逾城出家及在山林雪山修道的情形,净饭王顿时只觉天旋地转,顷刻间就昏厥了过去,良顷才苏醒过来。净饭王悲痛地对众人说道:“失去太子,我就像是垂死的病人,这病除非太子回来,否则是无法治好的!”

      净饭王的话语,深深刺痛了左右的大臣,其中几位向净饭王奏道:“大王!请您不要忧愁悲苦。我们诸人立刻就出发找太子去,一定会尽全力劝说他回来。”

      净饭王正在没于忧海而没有办法的时候,听到大臣们有这样的心意,当下选派不少王族中的子弟,另派遣一队勇猛的兵士,由大臣们率领,一齐疾速向太子修行居止之地进发。


相关文章
云南游记
溯流光集序
法华导读
《法华经变图》浅解
月照上人《<法华>经变图》赞
佛门鲁迅 当代八大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回向文
袁了凡先生像赞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流通序
释迦应迹图(十一)
释迦应迹图(十)
 

最新文章

· 法华导读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袁了凡先生像赞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释迦应迹图(十一)
· 释迦应迹图(十)
· 释迦应迹图(九)
· 释迦应迹图(八)
· 释迦应迹图(七)
· 释迦应迹图(六)

推荐文章

· 法华导读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袁了凡先生像赞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释迦应迹图(十一)
· 释迦应迹图(十)
· 释迦应迹图(九)
· 释迦应迹图(八)
· 释迦应迹图(七)
· 释迦应迹图(六)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