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月照
 
首页 以像设教 毫端须弥 广长舌相 月照心珠 千江月影 雪泥鸿爪 月照禅茶 上人传略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临时 >> 月照心珠 >> 释迦应迹图(四)

释迦应迹图(四)


2010-06-10 13:26:43  作者:月照上人  浏览次数:454  

释迦应迹图(四)




      25 太子游北门逢僧问讯

      净饭王并不能真切体会到太子数次出游所见的老、病、死的种种苦况在太子心中引起的巨大感触,他只是出于对太子将来出家的忧惧,一味在宫中广设财宝、伎乐,想以财货声色之乐炫惑太子之心。但是,太子却像一头被老、病、死等诸苦的毒箭射中的狮子,在王宫这富丽的囚笼中备感焦灼与无奈。

      为了排遣愁情,过了一些日子,太子又向他的父王启禀,提出要到城外的园林中去游玩。净饭王见到太子难得生起玩乐的兴致,当下允准。但因太子此前数次出游由东、南、西诸门出入皆遇不祥的缘故,净饭王这次特别嘱咐太子今次出游只可从城郭北门出入。

      太子来到北门外的郊野园囿,只见园中有一棵枝叶茂盛的大閰浮树,于是遣散了扈从的子弟和宫人,叫他们各自游乐去,不要来惊扰他。他一个人来到树下,结跏跌坐,思索冥想。

      太子静静地端坐在閰浮树下,生死、起灭、无常的道理,像潮水一样在他的心中起伏。正思维间,忽见前面有一位形貌端严、威仪整肃的出家修道沙门,剃净了须发,穿着坏色的衣服,手持锡杖,徐步向他走来。太子连忙站起来迎接,并恭敬地启问道:“请问您是甚么人?为甚么要着这与众不同的装束呢?”

      沙门答道:“我是出家修道的沙门。我见在家的人们,所经历的生老病死诸苦,皆是败坏无常之法。我厌离生老病死的苦恼,所以才抛舍亲族,来到无人的空闲之地,要求得不生不灭、自在解脱的大道。

      现在,我对生活已没有甚么可忧愁的,也没有甚么可欢喜的。我终日隐居在寂静的山林里,断除了对世间名利财色的希求,没有‘我’的意识,也没有‘我所有’的东西。没有对净秽的拣别,也没有对美丑的好恶,到市镇或村庄上乞食,来滋养这由四大假合的色身。

      遇到别人的苦难,我就设法解救;我没有希望得到别人酬报的心思,更没有贪求功德的念头。我只愿众生的苦难都让我一人承受,我不努力解救生死大海中的众生,还有谁能做到呢?”

      太子听了沙门的话,满心喜悦地说:“我有和您一样的想法,也希望远离一切欲念,求得解脱的大道。我也有救度众生的愿力,只是还不懂得怎样去成办。今天幸而遇到了您,我仿佛一下子明了了今后该行的道路!”

      太子言犹未竟,抬头去望那沙门,那沙门却倏忽不见踪影。太子立刻知晓这定是过去诸佛显迹来指引他的,他当下就立定意志,决心效那沙门出家修道!






      26 太子出城观田苗稼年得大稔

      有一年夏天,太子随父王一起到乡村去视察田间的耕稼收成情况。由于幸承太子的大威神力的缘故,那年的农业收成好过以往任何时候的年景。全国各地不得不增建了许多仓廪,五谷到处堆积如山,足够国人食用多年了。

      然而就在田野里,太子见到人人都在汗流浃背地劳作,烈日当头也得不到片刻休息。而父王和自己却头顶伞盖,身乘车马,多么逍遥安乐。这与在田地间耕作的农人有着多大的差距啊!

      同时,他还见到在农田被翻掘的土里,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虫子,它们挣扎着想要钻回土里,却被飞落的鸟儿争先恐后地啄食掉了。自然界里的弱肉强食,是多么残酷无情呵!

      这些记忆常常引起太子内心的一阵痛苦战栗。颖慧的太子虽然深居宫中,但他已敏感地体察到当时印度社会阶级悬殊的情形,以及众生所饱受的生死苦难。他对人际的不平等产生了深切地怀疑,对沉沦于生死大海的众生命运产生了真切的悲悯。如何改造这不平等的社会?如何改造众生苦难的命运?这些问题早已盘旋在悉达多太子的心中。






      27 太子欲出家饭王宣臣议严禁

      悉达多太子欲出家的意思,常常从他的神思言语中流露出来。他常常屏退左右,一个人在宫中静静的后园徘徊,周遭只有静静的树林、静静的花草、静静的池水、静静的远山。他总要坐在閰浮树下沉思许久之后,才孤单地回到宫殿。

      净饭王知悉太子认清了世间的无常及他不染五欲的决心,心中生起极大的愁苦。太子渐趋明朗的出家意志,就像一把利刃插在他心上,使他感到伤心至极!《佛本行集经》载,为了防止当初阿私陀仙人的预言一旦变为事实,净饭王在太子所住的宫院外围,又建造了一座子城,只留了一座门孔出入。在城门上又暗装了机关枢纽,当城门开闭之时,须由五百人协力扶持,才能将门开阖。城门开动的声响,可以传到半由旬外的地方。子城内外全都罗列着身著重铠的壮士防守,“禁卫宫闱,如是严紧,恐畏太子舍离椒房,逾越出家”。

      净饭王还不放心,又召集左右近臣,紧急商议还有什么法子可以禁止太子出家。诸大臣都异口同声的回答:“除了增设五欲之乐以生太子留恋之心外,实也找不出其他更好的方法!”






      28 太子宫中欲乐净居天人省劝

      《佛本行集经》载,净饭王在太子宫中增设更多的奇珍异宝、歌舞伎乐,想用不分昼夜的声色娱乐来改易太子的心念。净饭王又遴选了很多年轻、容貌端正、聪明伶俐的贵族少年,日夜侍奉在太子之侧,进退都依一定的礼仪。净饭王想以这样隆重的排场来使太子感到权威带来的荣光。可是他所做的一切安排,对太子的心却没有产生一点摄受的影响。太子仍然终日兀自沉浸在对老病死诸苦的忧患中!

      然而此时,净居天人担心太子耽于宫中的逸乐,遗忘了出家的志向,就下降在王宫的顶上,向太子发出警言:“百年迅速,时不待人。护明菩萨,今须觉察,早应捐弃,舍俗出家。”

      又说偈言道:“善哉仁者年盛时,宜速出家令满愿。应当利益天人等,五欲行者不可厌。没溺六尘境舍难,惟有出世行大智。乃能厌离此五欲,是故仁今可捐弃。众生多有烦恼患,仁当为作大医师。说妙种种法药王,速疾将向涅槃岸。无明黑暗所障蔽,诸见罗网种种缠。速然智慧大明灯,早使天人得净眼。”

      太子听闻之后,顿感警醒。从此再不甘久居深宫荒废时日,而一心想向净饭王禀明出家修道之志。






      29 太子于宫妃御深生厌恶

      宫中的宫女,奉国王的命令,一时一刻都不敢离开太子的周围。就像深秋森林里的群鹿,对猎人的一举手一投足,它们都丝毫不敢懈怠地看在眼里。她们竭力要以一颦一笑拉转太子的心意。

      然而,太子却并不要猎取这些自作多情的“鹿儿”,他全然未把她们看在眼中。她们徒然装扮得美艳妖娆,鼓起精神,在深夜的时候,还在演着令人心醉的歌舞。只是太子的心,却在幽邈的远处,令人难以捉摸。

      宫女们长日地表演,也终有疲倦的时候。有一天夜中,她们因为白日的辛劳,不觉都昏沉睡去。她们颜面上的脂粉都已漶散;身上佩戴的璎珞像锁链似的委垂在地上;没有褪下的衣裳就像捆绑在她们身上的绳索;有的抱着琴瑟而卧,有的倚着墙脚睡去,有的伏在桌上而眠,还有的流着涕涎,发出震耳的鼾声,敞露着齿龈,凌乱的睡姿呈现出各种十足的丑态。

      看到宫女这一切丑态的太子,心中感触良深。他沉默地看了一会,暗暗动念:“一切世事都是如此虚假。我不能再有一刻的踌躇,应该赶快离开这里去踏访解脱的道路!”






      30 太子决弃荣华慕雪山修道

      悉达多太子在坚定了出家修道的意志之后,就无时不在思考如何才能逃脱这骄奢淫逸的王宫生活,从而可像那些在终年杳无人迹的雪山上苦行修道的先贤比丘们那样,捐弃一切名利财色的胜福,尽形寿志求圆满解脱的圣道。

      太子想道:“我不要那些虚幻不实的荣誉高位,因为那样就要终身畏怖无常的不期到来,时刻充满忧思过患的苦恼。我的身体现在虽然住在这七宝宫殿,但却常常感受到此间有无常之火在炽盛燃烧。口里虽然吃着百味珍馐,但其中却蕴藏五欲的毒药,这样的宝殿与珍馐有何可恋呢?

      往昔的圣王,每见到国家的危难和人民的苦痛,就会对世间生起厌离之心,辞别家国而修道,希望能从根本上来改造和利益世间。由此可知,为王之苦,实在不如修行之乐。照此看来,宁可于山林与禽兽同处为伍,也不能片刻居住在王者的宫中。宁可同蚖蛇共居一穴,也不能接受这动荡不安的王位。我定要从五欲的放逸生活中解脱出来,去过清净的山林生活。 解脱,是生在寂静的地方!王者的生活,是躁动的而不是寂静的,寂静的世界是在王者的生活以外的,是在那杳渺空寂的雪山之上。”






      31 太子悟世无常志求佛道

      悉达多太子常常在宫苑中的阎浮树下静静端坐思维,入于正定,观察世事无常的至理。太子思维道:“无常即是老病死苦的积聚。人假若都能懂得这个道理,对于自己的色身尚且要生起厌恶恐惧而冀求脱离的心,又怎能对别人的同样潜伏老病死诸患的色身,生起爱着贪恋的心呢?人若不能了知五欲的可厌和危险,终必被五欲的洪流冲没。比方说,那些强壮的男子,妙龄的少女,他们执着于欲乐的下劣境界,却不知体会此身终不为己所有的无常定律,自以为拥有了不易的资本,却不料,胜过自己生命的终究是老病死等诸苦与无常的定律!

      世间即是老病死的大苦海,是一切众苦的积聚地。众苦的根源乃在于无常的定律。生老病死的大患,实在是可怖可畏!世间一切法都在一刻不停地变易,哪有无常之外的东西?无常之火已经烧近我的身体,眼看着自己在一天天走近坟墓,哪里还有心去追求短暂的五欲之乐呢?

      我一定要踵武过去诸佛的古仙人道,出离这王宫囚牢,舍父母之恩,弃夫妻之爱,绝父子之亲,雪山隐迹,志求佛道,直至证得无上正觉。”






      32 诸天奉献太子僧衣

      太子作是念已,顿时感得身光闪耀,炽盛光明照透十八层幽冥地域与三十三天之上,宫祠川岳都一起震动起来。

      诸天之上的天人已经悉知太子出家之机运行将成熟,于是帝释天主率诸天天子梵神,一起降到园中,向太子恭敬作礼,奉献诸件以杂宝庄严的僧衣,此衣水不能化,火不能烧,严冬可避霜雪之侵,炎夏可避热恼之迫,行道可避蚖蛇之虐,安居可避蝎虫之毒。诸天恭请太子在出家后穿用,以作办道之服。太子欣然捧受僧衣,自知出家因缘将要具足,于是决心往诣父王,坚求出家。


相关文章
云南游记
溯流光集序
法华导读
《法华经变图》浅解
月照上人《<法华>经变图》赞
佛门鲁迅 当代八大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回向文
袁了凡先生像赞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流通序
释迦应迹图(十一)
释迦应迹图(十)
 

最新文章

· 法华导读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袁了凡先生像赞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释迦应迹图(十一)
· 释迦应迹图(十)
· 释迦应迹图(九)
· 释迦应迹图(八)
· 释迦应迹图(七)
· 释迦应迹图(六)

推荐文章

· 法华导读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袁了凡先生像赞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释迦应迹图(十一)
· 释迦应迹图(十)
· 释迦应迹图(九)
· 释迦应迹图(八)
· 释迦应迹图(七)
· 释迦应迹图(六)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