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月照
 
首页 以像设教 毫端须弥 广长舌相 月照心珠 千江月影 雪泥鸿爪 月照禅茶 上人传略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临时 >> 月照心珠 >> 释迦应迹图(三)

释迦应迹图(三)


2010-06-10 11:29:00  作者:月照上人  浏览次数:502  

释迦应迹图(三)




      17 太子走象奔马

      太子在文事的学习方面巩固了基础后,从十二岁那年起,他又开始练习武艺。

      净饭王为太子请了一位教授武学的老师,名字叫羼提提婆,《佛本行集经》说他精通“兵戎法式”,“凡有二十九种”。太子生来就有很大的膂力,此时又得名师教益,在很短的时间内,对一切兵法战策、百般武艺,都能很快地一一纯熟通达。羼提提婆称赞太子说:世人积年累月的习武,成或不成。而“太子能于一时之中,悉皆通达”,“汝于年幼时,安庠而学问,不用多功力,须臾而自解。于少日月学,胜他多年岁,所得诸技艺,成就悉过人”。于是羼提提婆反礼太子为师。

      净饭王一心要把太子培养成文武双全的英明君主,因为他对当时五印度的局势一直怀着深深的忧虑:那时五天竺中的诸国分立争霸。迦毗罗卫国的释迦族,在国际间虽然享有很高的声望,但是在南方出现了憍萨弥罗与摩竭陀两大强国,这两国常常互相角力。也时常对对迦毗罗卫国虎视眈眈。所以净饭王无时不在盼望着,将来统一全印度的民族理想中的圣王明君,乃是属于自己天生便具诸种不可思议的威神力的太子。

      有一次,净饭王为了在国民中倡导尚武精神,下令修造园苑,“拟以游戏”,举办一场大型的国际间武艺竞赛。参加此次大赛的不仅有释迦王族的子弟,更有全印度众多年岁壮大、跨越了不同地域的武艺高手。

      竞赛开始,即由太子率先驾驭巨象宝马,满场驱驰,作为开场的助兴节目。太子在疾速奔走的象马背上,做着各种繁难惊险的武艺表演,博得了满场观众阵阵热烈的喝彩。






      18 太子共南天国斗武

      太子走象奔马的精彩表演,赢得了满场观众的喝彩,这引起了南天竺的憍萨弥罗与摩竭陀两国参赛武士的嫉妒。他们提出要首先上场与太子斗武。太子慨然接受了他们的挑战。

      太子分别与这两国的武士进行了骑术、御车、射箭、搏击等诸般武艺的较量。太子以精湛武艺,更兼所具威神力故,举重若轻,一来二往,竟然毫发未损地全胜了上场挑战的南天竺两国的武士。






      19 与南天国争上下国角力相扑

      太子的胜利,更加激怒了这两国的参赛代表。他们挑出各自国中最孔武有力的武士上场,欲与太子角力相扑。企图以贴身的肉搏来决定两国的胜负,并定出迦毗罗卫国与南天竺诸国的上下国名分和地位。此一带有侮辱性的挑衅举动,也激发起了在场所有观看赛事的迦毗罗卫国民众的同仇敌忾。他们为这两大国的代表的傲慢与愚蠢深感愤慨,一起起立齐声为场中的悉达多太子鼓舞助威。太子瞻望四周,向祖国的民众微微颔首报以从容的微笑,以表达对他们所给予支持的谢意。

      太子以不变的笑容,迎接先后上场的南天竺的武士。一开始,两个大国的武士还能遵循公正公平的比武原则,一一上场分别与太子角力。只是他们自然找不到一个太子的对手,待到他们一败再败之后,便恼羞成怒,不顾在场执事的拦阻,群拥上来围殴太子。太子眼疾身敏,以一当十,严密遮挡,两国武士竟无一人能对太子得手。然而他们毫无羞惭之心,竟咬战不休,不思退却。太子见此,遂施展大威神力,拳脚到处,群凶纷纷溃败,有的甚至被太子贯掷到虚空之中,经时方才落下。但由太子慈悲力故,他们皆得安然坠地,并无大伤。

      至此两国武士才识太子的卓异神力与慈让之德,哪里还敢再言比武,全都拜伏在地,服输请罪。太子并不加罪,悉令自去了。

      观赛的迦毗罗卫国民众,目睹悉达多太子这次辉煌的胜利,满场沸腾起来,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庆贺太子为祖国赢得了无上的荣光!在人群中的净饭王望着太子,也快慰地笑了起来。






      20 太子神力射穿九重铁鼓

      比武大赛上,南天竺的武士悉遭败绩,却场而去。接下来几天的赛事,全是在释迦王族子弟间举行。

      《佛本行集经》载,净饭王在比武大赛中,又设立了七重铁鼓,让王族子弟试射,比谁射穿的铁鼓最多。太子的堂弟提婆达多先射,射穿了三鼓;太子的胞弟难陀又射,亦穿三鼓。轮到太子试射时,他嫌弓力太弱,就命侍从从宫中的府库取来先祖大王所用的宝弓。引弓搭箭,高与胸平,一箭射去,连穿七鼓,其箭射达十拘卢奢之地。

      净饭王又命设立铁猪。太子一箭射去,又连穿七重铁猪,箭入地处,竟穿地成井。后世的人民,一直把此井叫作“箭井”。

      此时诸天之上的天人,散落天花遮覆在太子身上。帝释天亲自降落地上,从地中取出太子所射之箭,上天建起宝塔供养。






      21 太子威力掷象过城

      太子一箭射穿九重铁鼓、九重铁猪,使净饭王深感欣喜和振奋。于是又命侍从牵来一头稀有的白象,奖励太子。这引起了素来自负的太子堂弟提婆达多的嫉妒。他一步抢到太子前面,左手捉过象鼻子来,右手攥拳狠狠筑在象额上,那头白象当即倒地毙命了。提婆达多又负气把那头象的尸骸推移到城门里去,堵塞了往来的交通。此刻,太子的另一堂弟也想在国王面前显露一下自己的神勇之力,就牵着象鼻,把白象的尸骸又拖出了城门。净饭王见此情形,也不作甚言语,只是命太子最后上前处置。就见太子仅用一只左手就把大象举了起来,又换到右手承接,再稍一发力,就用一只手把大象从城中抛掷到了城外。象堕地后,竟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从此此地就被称作“象坑”了。

      在一旁围观的群众,立刻掌声雷动,发出连绵不绝的欢呼喝彩。迦毗罗卫国的民众连日来已见识到悉达多太子所具有的卓绝武功及不可思议的大威神力,大家都为有太子这样一位未来的国主而深感庆幸与满足。

      却说净饭王眼看太子已经长大成为一个英武俊伟的少年,却日益沉浸在玄思冥想之中,就想改变太子这郁郁不乐的性情。可是净饭王为使太子不致生起出家的念头,不使当初阿私陀仙人的预言成为现实,除了用声色娱乐的手段之外,又实在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

      《中阿含经》载,净饭王诏集全国有名的工匠营造四时宫殿,让太子顺应季节更迭而交替居住,令太子不知世间还有寒来暑往、春去秋至。太子在这些宫殿里尽享衣着华贵、饮食丰盛的生活,昼夜歌舞于庭,极尽声色之乐。






      22 太子游东门见老人行路难

      在太子年满十七的时候,净饭王替他选娶了迦毗罗卫国的邻国天臂城主善觉王的长女耶输陀罗为妃。耶输陀罗公主窈窕的姿态,像仲春季节的柳枝;美好的娇容,像初降人间的仙子。净饭王以为太子若有一位美丽的妻子,便可能使他转忧为喜。他以为用女人、醇酒、歌舞三者,总可以缚住太子出尘的心。但是这些努力仍然不能增添太子的欢心!此时的太子,他并不是厌恶这世间,也不是忧愁自己没有快乐,而是目睹社会的不平,众生的痛苦。郁积在心头的愁思始终不能释去。

      太子也难免有人性的要求。但他认为这种快乐总不是长久满足的人生。虽然表面上看来,太子有时候也会浮现出微笑,而他的内心深处却是益感空虚和孤独。

      太子虽住在声色俱娱的宫中,但他却喜欢在阗寂无人的幽林中漫步或是沉思。犹如一头大象,虽然被人系缚在华美的囚笼之中,但是他心中还一刻不停回忆着在草木繁茂的旷野里悠游的日子。

      一天,太子向父王禀报,说要到城外的园林中去畅游。净饭王听后,立刻命令臣下为太子预备华美的马车,打扫街道,并严命街道两旁不准见有龙钟的老者、呻吟的病人、死亡的尸骸、贫苦的穷人以及饥寒的乞丐,害怕太子看到这些以后,难免要生起厌弃之心来。

      就在这一天,迦毗罗卫国城的街道,都用彩缯宝缦装饰起来。太子所乘的车马,疾驶在路上,路旁齐齐站立着城中的老少百姓,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向经过的太子欢呼敬礼。

      太子从东门出了城郭,远远望见路旁有一个异样的老人,非常衰弱。太子深感惊异,他就问身边驾车的御者车匿道:“车匿!那是一个老人吧!你看他发如霜雪,身躯佝偻,双目瞑暗,为什么他要拄杖走路呢?车匿!他是后来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呢?还是命运注定他生来就是如此呢?”太子知道衰老是人生的过程,但他仍然感慨地发问。

      车匿只得忠实地答道:“太子!您当知道他是一位老人!请您看看他的形貌,到了老来的时候,容颜就衰褪了,记忆力也缺失了,忧愁渐多而欢乐渐少。眼耳鼻舌都不复再有年轻时候的活力。这样的衰老之相,并非生来就会如此,当他初生下来的时候,一样是受母亲哺乳养育的婴儿,日后他懂得了孩童的嬉戏,再后长成,做着欲望的仆役。现在,他的强壮年华已经消逝,垂垂老矣。再过不久,他的身体就会因为老朽不堪而归于毁灭。”

      太子听了车匿的话后,叹息了一声,又问道:“车匿!世界上的人众很多,你说,是他一个人会衰老呢?还是连我们也都要经受这种衰老之患呢?”

      车匿恭敬地回答道:“太子!人生在世,老,是谁也不能免的。这个老患,不分贫富贵贱,不论国王长者,必定都要有这个结束。我们此时,也正一刻一刻地逐渐走近衰老的阶段。太子!少年人也好,壮年人也好,陷于衰老,竟是人间任何一个都不可免的!”

      太子听完车匿的这些话,想到一个御者,竟还懂得这样的道理,所谓无常之理,蓦然好似一声霹雳,在心中响起,不觉身体也战栗起来!太子想道:“这个老患,能坏我们的色身,一切众生,无论健壮的身体或是雄厚的财富,再或是显赫的威权,都好比一瞬的梦境而已。世间什么都在一刻不停地变迁着,别人如此,我也如此。眼看如此迫近的老患,怎不使我悲伤厌惧呢?”

      太子在一声长叹后,就命车匿道:“车匿!归城去吧!现在想起人皆有终老的结束,我哪里还有闲情去园林游玩呢?”






      23 太子游南门见病人

      净饭王见太子回宫后终日沉浸于忧愁之中,心中深感不安。为了让太子摆脱忧思,他就劝太子再度到城外去郊游。并命随从的车马行列要更胜前次,必经的道路要铺得平坦,街道要打扫干净。

      太子此次由南门出城,行走不远,又于路旁见有一个垂死的病人,躺卧在那里,身体羸瘦,形容枯槁,面色痿黄,喘气微弱,口中不住呻吟。太子生起哀悯之心,趋前探视,并问车匿,人何以如此呢?

      车匿思索了一下,答道:“太子!这是一个病人,身体里的组织结构,如果失去调和,就会生起这疾患的痛苦。这人性命,只怕就在须臾之间了。”

      太子又问道:“世上的病人,是止他一个呢?还是人人都不免会生病呢?”

      “太子!在这世上,只要得此人身就会患病的。”车匿答说。

      太子想到人生的病苦,不觉恐惧地战栗起来。他的心,好似一叶扁舟,航行在忧苦的海中,感到前所未有的忐忑不安。不禁悲叹道:“人生实在是苦呵!怎样才能安然地度过呢?世间一切众生,都被愚痴闇惑和眼前的乐景所遮蔽,不知道疾患随时都潜伏在身体之内,反而只是颠倒地追寻那短暂的五欲之乐。”

      太子一想起刚才所见的病患之情,就感到有如被人捆缚起来肆意鞭笞一样的痛苦。他不作少歇,就命令车匿驱乘回城了。

      净饭王见到太子出去少时便回城来,不明究里。他就再三诘问跟随太子左右的人。问到车匿,车匿如实地以太子出游路见老、病之事相禀告。净饭王听了非常震惊。在严厉谴责了太子的扈从之后,他又在宫中增设美女音乐,极尽人间欢乐之情。净饭王还亲自出城去巡查了一趟,寻找到一个景致优胜的园林,重修道路,扫除不净,拣选了更多的宫婢和更多机智的侍从,催促太子再去出游。






      24 太子游西门见死尸悲悼

      太子见父王一番苦心安排,不忍拂了他的慈意,就再度出游去了。这次车马选择从西门出城,太子尚未行至净饭王为他选择游乐的园林,忽然看见道旁有一具僵卧的死尸,已经散发出腐臭,近处只有几条野狗嗅到了死尸的气味,盘桓不去。

      “人何以会死呢?”太子不禁感慨地问道。

      车匿解释道:“死亡就是人的身体机能都损坏了,一切思维意识都停止了;筋肉僵直,失去活着时的屈曲自在;形骸就像枯木,最后都会腐烂尽净;魂魄离开失去生气的身体,还不知归于何处。死亡的事,就是六亲眷属也不能代替;至交朋友也不能交换;再恩爱的夫妻,也惟有把死者置于荒野冢间而不能不永远分别!”

      太子又问车匿道:“我也会死吗”?

      车匿恳切地回答:“凡是生为人身,无分贵贱,不择贤愚,终都不免于一死。您虽然贵为太子,也是不能免除的。而且不止是人,纵是一切天人受福到了尽头,无常也会照样到来的。”

      以前出游,太子已经感触到衰老和疾病的痛苦,现在再看到死亡的终局,止不住在车上叹息起来:“唉!世人真真误会了:死亡是在一刻不停地靠近我们,我们还怎能过着放逸的生活呢?人非木石,我怎么能不忧虑生命的无常,而目送生命悄悄的逝去呢?”

      良顷,太子才从默然沉思中醒觉过来,命车匿驱乘返城。


相关文章
云南游记
溯流光集序
法华导读
《法华经变图》浅解
月照上人《<法华>经变图》赞
佛门鲁迅 当代八大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回向文
袁了凡先生像赞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流通序
释迦应迹图(十一)
释迦应迹图(十)
 

最新文章

· 法华导读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袁了凡先生像赞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释迦应迹图(十一)
· 释迦应迹图(十)
· 释迦应迹图(九)
· 释迦应迹图(八)
· 释迦应迹图(七)
· 释迦应迹图(六)

推荐文章

· 法华导读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袁了凡先生像赞
· 李昌武居士重刊《了凡四训》...
· 释迦应迹图(十一)
· 释迦应迹图(十)
· 释迦应迹图(九)
· 释迦应迹图(八)
· 释迦应迹图(七)
· 释迦应迹图(六)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