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月照
 
首页 以像设教 毫端须弥 广长舌相 月照心珠 千江月影 雪泥鸿爪 月照禅茶 上人传略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临时 >> 广长舌相 >> 游走在空灵与线条之间

游走在空灵与线条之间

——沙门月照大师和他的禅画


2009-05-13 09:13:37  作者:罗 莫/刘 鹏/龙红飞  浏览次数:399  

游走在空灵与线条之间

                                  
——沙门月照大师和他的禅画


罗 莫/刘 鹏/龙红飞




月照上人个人爱好:


      谈经啜茗、朝山云游、参禅静坐


月照上人个人简历:


     
1968年10月 生于黑龙江哈尔滨

      1989年 于温州乐清青莲禅寺披剃出家

      1989-1992年 于厦门闽南佛学院读研究生课程

      1992-1995年 任奉化雪窦寺方丈、奉化市佛教协会会长、奉化市政协常委

      1993年 当选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同年创办弥勒思想研究会并出任会长;该年创建黑龙江大庆万佛寺并出任开山方丈

      1994年 创办奉化雪窦寺书画社并出任社长

      1995-1998年 武林闭关阅藏,深入画禅三昧

      1999-2000年 任九华山祗园寺首座、九华山佛学院研究生导师

      2000-2004年 任天目山禅源寺方丈

      2002年 任辽宁调兵山明月禅寺开山住持

      2003年 创建中华禅画院并出任院长

      2004年 任辽阳广佑寺中兴第一代方丈


月照上人作品展览:

     
1993年 台湾个展

      1995年 新加坡个展

      2001年 天目山个展

      2003年 浙江省展览馆个展

      2004年 全国政协礼堂与文怀沙先生联展

      2004年 辽宁与文怀沙、杨仁恺、徐元、方志恩、庄廷伟、刘慎思诸子联展


月照上人近况:


     
现致力于禅画创作,整理研究历代佛教美术理论及重要遗产;并着重致力于新时代契理契机的佛学思想和修证道路的阐发与指导。


      禅宗的核心思想在于一个“空”字,而禅画艺术的意境正来自于笔墨的空灵。表现主义美学家克罗齐说:“一切艺术以音乐为归旨”,当然这里并不是说听觉艺术就要高于视觉艺术,而是指视觉艺术的源头是来自于非视觉的的空灵。马蒂斯也说过“线条是男性的,色彩是女性的”之类的话,而禅画正是一种纯阳的艺术,是刚性的,起于空灵归于空灵的一门艺术。认识月照禅师是从先认识月照禅师的禅画开始的,当月照大师的禅画与我们的视点碰撞的时候,那游走在空灵与线条之间的笔墨顷刻间就把我们的身心消融了,心识似乎在画境中无限绵延。


     
欣赏月照禅师的画,正如他创作时一样就是一个参禅的过程。要深层次地理解大师的作品,不能不去了解月照禅师学艺修佛的行者生涯。从禅宗的血脉传承中知道,禅宗二十八祖达摩祖师授记给东土禅宗二祖慧可大师的“传法偈”是这样的:“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东土禅宗初祖预言了禅宗六祖门下花开五叶,形成了禅宗的临济、云门、沩仰、法眼、曹洞等五家,而沙门月照大师,正是承接了临济、曹洞两支正脉。先后受法于明旸长老与茗山长老两位禅门耆宿,承祧禅教临济正宗第四十二代、曹洞正宗第四十九代衣钵法统。


     
月照大和尚,俗名张洪彬,1968年生于黑龙江哈尔滨。13岁断荤茹素,皈依三宝。17岁受持在家菩萨戒。稍长,曾从商数载,获利甚丰。因感于功利浮名如梦幻泡影,从而耽于释典,矢志追求人生真谛。1988年20岁时,毅然弃绝万缘,于温州乐清青莲禅寺依了我长老座下披剃。旋入福建厦门南普陀寺闽南佛学院亲炙南普陀寺方丈、闽院院长妙湛上人,攻读四年,并于座下受具足戒。其间又景从闽院已故佛学大师方兴教授,为其研究生高足。


     
1993年月照法师闽院毕业,以才具出众而受各方推戴,主席浙江奉化雪窦禅寺方丈,成为彼时全国重点开放寺院中最年轻的方丈。法师任上不孚各方之望,殚精竭虑,四处唱缘,费时两年余,募资三千万,建树殿堂数十幢,令昔日已化丘墟的道场重光于世,俨然成为一座佛像庄严、殿堂瑰玮的天下名蓝。1993年10月,法师在中国佛教协会第六届代表会上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理事,成为当时最年轻的中佛协理事。此前,法师即已被推选为奉化市佛教协会会长。1995年月照法师在杭州隐居闭关4年,其禅画艺技突飞猛进。1999年5月,法师应九华山方丈仁德长老之邀驻锡九华,襄赞长老协理教务,被委九华山祗园禅寺首座、都监之职,并任九华山佛学院研究生导师。


     
2000年5月,月照法师应浙江临安政府、市佛教协会之敦聘,出任中国禅宗临济派祖庭、自古被誉为“中国佛教第五大名山”和“韦驮菩萨应迹道场”的西天目山禅源寺重兴第一代方丈,主持禅源寺复建工程,大兴法化。月照大和尚多年来不懈学艺于怀素、贯休、石涛等历代先师,更得赵朴初、文怀沙、杨仁恺、季羡林等今世巨擘之提携,成自家面目,既以法悦济世,且以艺趣宏法。欣赏和学习月照禅师的画作在获得审美禅趣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能让世人亲近佛法,实修佛法,其作品仿佛是从虚无中跌落的云梯,读者沿着月照禅师的笔触,会升起对佛法的正信。


     
禅宗认为,“空”就是世间一切事物的本质、本性。事物之所以是虚幻不实的,不在于它的不存在,而在于它的存在只能是暂时的;不在于它的无形无相,而在于其外在的相与内在的质都时时处于成、住、坏、空这样一个“四相迁流”的不断变化过程中。绘画的线条走势如此,人的一生如此,一个朝代的历史也如此。在禅宗画家看来,有生于无,无是一切艺术的归旨。王维《山居秋暝》中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诗句就是通过咏叹空境中的灵动来印证佛教“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理论最形象的展示。可以说,在月照禅师的绘画和书法作品中,其线条的发力,源于禅境中的修持功夫,简单地模仿外在套路是无法领悟禅画的真谛的,其自在洒脱的挥毫正是禅定中的自然流露,真的是“工夫在画外”,禅师所有的对于线条的吟唱和吐纳都不过是在强调一个“空”字,一个“幻”字,境界既是由“空”所幻化,也必将归结于幻灭。“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因此,同是面对自然山川人物体悟佛理,画家往往注目于山川人物灵秀之气,会感到一种获得大智慧后精神上的轻松愉悦。


     
月照禅师与佛的缘份是独特的,殊胜的。上世纪60年代末,寺庙遭遇重创,许多大德高僧提前坐化而去,和尚们都纷纷自找生路去了,留下空庙一座,而月照的父母随缘搬迁到了空庙,工人家庭出生的月照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寺庙里,有人戏言,月照禅师可能就是方丈的转世投胎吧。由于月照禅师祖上是中医世家,有幸很早就接触到了墨宝,祖父的处方都是用毛笔写的,而他在3岁时也就开始学着涂鸦了,很小就表现出绘画与书法方面的天赋,出去玩耍时就在沙上画,常博得世人惊叹。


     
月照禅师的人物画以线描为主,承继了中国文人画风格,以充分刻画对象的内心世界为宗旨,运笔流畅无碍,意境深远。在他的早期线描作品中,如《佛祖道影》、《释迦说法图》、《五百罗汉卷》、《灵山法乳》、《韦驮尊天菩萨》等作品,既有吴道子的遗风又有现代文人画的泼辣与灵秀;其他后来的如《十八罗汉卷》、《观音百像》、《道教水陆人物系列》等作品,在气势上则越显空灵。禅宗的“教外别传”,不立文字,并非取消文字,而是借用文字的灵动,取代教条,正因为如此禅宗留下了大量的文字著作及书画作品。文人画文人诗在禅的世界里肆意驰骋,内心世界非常痛快地获得了表达。禅,是生活的释放,是思想的发现,是感官的延伸,而禅画正是在这种光和影的捕捉中寻找真相世界(无相世界)。因此月照禅师在线条的一张一弛大开大合中,可以感受到气脉与线条的一体化,当视线在笔墨的游走中会使人的精神次第获得释放。月照大师的线条游走是充满禅意的,在视线焦点的张合中给人身心上的体验。


     
禅画深得现代人的喜爱,也是现代人特有的佛缘。月照禅师告诉记者,他的绘画技巧也是在应世中练就出来的,无论在寺庙还是在佛学院,善知识、施主和同修来寺庙可以拿走的而又有形的东西,莫过于书画作品了。可能是因为这个机缘吧,月照禅师交游广厚,特得前辈学者教益。赵朴初先生曾多次为月照禅师绘画题诗,如“他时烦月照,大海现银台”之句,颇含深情。还有如陈立夫先生“月印千江、照遍环宇、法轮恒转、师表人天”,王朝闻先生“自在神通,游戏三昧”,季羡林先生“但用此心,直了成佛”,杨仁恺先生“月照法师绘画是解放以来出家人中第一人”、“其禅画为当代表率”,史树青先生“月照禅师线描《五百罗汉图》是当代艺林瑰宝”,文怀沙先生更是屡屡褒奖,足徵其胜,在《文怀沙像》上,沙翁欣然自题“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金刚经》上说“法尚应舍,何况非法”,虽然禅宗不主张象诗痴画痴书痴技痴官痴钱痴那样落于对感官幻象的执著,认为名利的争取和思想的纠缠都是一种遮障,但融入虚空的道器则有别于遮障,文以载道,禅画就象法器一样,是奉与有缘的教材,担当了“笔端觉有情”的稀有使命,月照法师的禅画是觉悟众生,给有缘人次第修行的法脉,它是画又不是画。月照法师说,书,必书佛书,画,必画佛画,禅画从题材到主题,无不与佛同在。


     
月照禅师以禅画为方便法门,巧施度船,牵引了无数人踏上明心见性之路。《人啊人》的作者戴厚英,其作品震撼了一代人。为了破解她多年来反复做同有一个梦,她来到寺院体验生活,当天晚上,雪窦寺住持月照法师会见了戴厚英,戴厚英曾明白表示,她不想皈依,可是历经“打佛七”的七天体验后,戴厚英的想法变了。她在书中写道:“雪窦寺的和尚年纪都不大,住持才二十八岁(即月照法师),被聘为首席和尚和监院的了我法师也只有四十来岁。可是他们的智慧和威仪不是凭年岁可以度量的。他们是那么慈祥、平静,像一潭清水。听住持开示,使我不敢想他的年纪,我甚至相信他已经活了很久很久,比我要久得多。那光光的头顶上鼓着一个界线分明的土包,像图画上的寿星老。语调低缓平和,讲到任何问题都无碍障隐晦,表现出坦荡的胸怀。只是在他开示时偶然拍掌,我才会想起,他还是个年轻人呢!”


     
禅师的开示,使她的见地产生巨大的变化。她说她愿意为佛付出自己,她五体投地,任泪水欢快地流淌,心地洁净无比。戴厚英后在自己的《结缘雪窦寺》中曾写道:“我梦见自己走在一条河边,河很宽,岸也很宽。河水静,我也很静。多少年过去,梦境依然鲜活,因为我一直没明白那是一条什么河,何以无人迹声音,又无水纹波涛?现在,我却突然找到了解梦的钥匙,那不就是我和我的影子吗?那河是我的自性,那岸上走着的就是离开了自性的影子,我何不将影子抛进河里,化为河水,与河融为一体?那样,河也不见,我也不见,岸也不见了。便不需要再寻找什么,不要船,不要桥,不要救身衣。我在河里,河在我里,宁静浩渺,川流不息,岂不就是大自在了?想到这,泪如泉涌,心大欢喜,一连声地念:‘南无阿弥陀佛’,数十声,数百声,无暇去计。”这是她与佛结缘之后的宁静心境,与她多年前反复做的梦境相通,是寻觅人生大自在的独特体验。戴厚英后来就拜了月照大师,行弟子礼。她还介绍说,月照大师有成千上万弟子,其中有许许多多德高望重的各界名流。但也有一些特殊的徒弟,她曾采访过一位偷税漏税的人,自从拜了月照大师为师父之后,成了纳税大户。


     
当记者问到如何对待逆境时,月照禅师回答说:“吃亏是福”。他引用老子在《道德经》中的话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一个人如果没有大舍弃之心,是无法体验禅意的,月照禅师的“大舍弃”“无所谓”,并不是某些人所理解的自暴自弃,相反是将慈悲的外延和内涵向更辽阔更细微的“时空”蔓延,说是时空实为任何时空皆不能表达。走近月照禅师,可以让躁动的心迅速平静下来。末了,我们希望月照禅师向我们介绍修习禅画的要领,他深深吸了口气,闭着眼若有所思,良久才开口说:“会有时间的。禅画不限于技巧,关键是感悟,即需要历代恩师的点度,更需要自己的愿力和信心,要修习禅定和历经多次闭关才会有身体上的变化和心性上的变化,如此这般书画创作才会有另一番景象,当然法的因缘各不相同,禅师度人的机锋无所不在,随缘应化。”月照禅师还说到,“禅与汉地佛教的缘分更深厚些,因为禅深深结合了汉地的易经和道家思想,更适合中国人修行,而中国传统书法与绘画正是传承古老文化的最佳纽带。禅画正是逢此因缘而生。”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 云南游记
· 溯流光集序
· 《法华经变图》浅解
· 月照上人《<法华>经变图》赞
· 月照上人作客国学应用大师翟...
· 李昌鸿紫砂艺术馆开馆精选
· 中国美院施海教授为月照上人...
· 志道游艺——月照上人禅画艺...
· 古今禅画两奇珍 亮相保利秋拍会
· 《溯流光集》序

推荐文章

· 云南游记
· 溯流光集序
· 《法华经变图》浅解
· 月照上人《<法华>经变图》赞
· 月照上人作客国学应用大师翟...
· 李昌鸿紫砂艺术馆开馆精选
· 中国美院施海教授为月照上人...
· 志道游艺——月照上人禅画艺...
· 古今禅画两奇珍 亮相保利秋拍会
· 《溯流光集》序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