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月照
 
首页 以像设教 毫端须弥 广长舌相 月照心珠 千江月影 雪泥鸿爪 月照禅茶 上人传略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临时 >> 月照禅茶 >> 第八部分 月照禅茶素描

第八部分 月照禅茶素描


2009-04-03 13:30:58  作者:  浏览次数:2765  

第八部分   月照禅茶素描


      何谓禅茶


      观物可以比德,而藉物以发明心性。盖古人今人,于味同嗜,人性皆有畏难求安、避辛就甘、离苦趋乐的追求,即所谓“乐感之追求”是也。然而唯独于饮茶一事上,地不分中西,人不分种族,寰球皆同此好而背离了人的乐感追求。何以谓此?盖茶性苦寒,适与人类趋乐就暖之动物本能相抵触,故在人类之外,尚未闻有其它动物嗜食茶叶。黄山谷说:“建溪如割,双井如挞,日铸如绞,其余苦则辛螫,甘则底滞,呕酸寒胃,令人失睡。”人们在饮茶中,可谓习尽苦辛滋味。为了避苦,华夏先民最初添入佐料与茶和煮,于是用盐、姜、“胡桃、松实、庵摩、鸭脚、贺、靡芜、水苏、甘菊,既加臭味,亦厚宾客。”在西方,也惯以糖、奶调兑入茶,或以各种甜点佐茶。至于今人习惯的清饮方式,则是很晚才出现的事情。


      苦茶如此可畏,却又令人如此难以舍弃,还缘于它所独具的一大功效:“苦口利病,解醪涤昏”。古来文人贤士,皆抱愁病之躯,诚如东坡诗云:“列仙之儒瘠不腴,只有病渴同相如。”对于他们而言,茶荈之利,正有若神之功:“效在不眠,功存悦志”;“涤烦疗渴,换骨轻身”。藉茶醒神,以茶疗形,还止是著重于形而下的改善机体功能。茶之于中国人,尤其之于“有闲”更“有心”的文人,则已成为了一种精神的休憩与心灵之修养。


      世间之工夫学问,大抵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王国维《人间词话》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这三种境界,即是由攀缘外境、追求神奇,到沉醉痴迷、执著不悔,再到度尽劫波,饱览世事后的安于平常、得之无心、得之无求的心路历程。饮茶的心态与境界,也有层次之分。饮茶,可以伴随吟风、品泉、赏壶、读画、戏墨、抚琴、玩石……在把喝茶上升为艺术的过程中,也借机培养出了超然的性情。在这渐渐的修养中,心地的改换都归于无痕,化于无迹。


      《老子》说:“善行无辙迹”, 在无相可着,了无挂碍之际,就日日是好日,杯杯都是上好的茶!“老僧三十年前未参禅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及至后来,亲见知识,有个人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而今得个休歇处,依前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五灯会元》)”从从前的懵懂淆乱,到渐次领略了寻常中的不寻常,再到而今的安于平常,“乐其日用之常”的生命态度,成了此时最无心的收获,人生的修为也就此终臻大成!饮茶的层次的递进,乃是由饮进艺,由艺进道的过程。藉着茶,使人戒除了着急上火的毛病,学会了欣赏生活的细节,懂得了品味眼前的幸福——真个是“平常心即道”!能如此,便是茶道的成就。借茶安心,于是茶禅一味。


      李卓吾曾道:“我老无朋,朝夕唯汝。世间清苦,谁能及子?”世间固然清苦,人心难道不苦么?茶亦苦,所以茶可以作人的知音、故人旧挚、心之所托。茶之于人,其形可以悦颜色;其香可以怡性情;其味可以养俭德。茶味虽淡,人而不厌,怡性养神,正在此间。它不仅可作苦口良药,祛病延年,还可慰愁思、散忧闷,把人的性灵从尘染之躯中释放出来。它可使人静心思远,精鹜八极,心游万仞,在淡泊与宁静中独得一份深省与清醒,笃守一份释然与从容。
“岂知君子有常德,至宝不随时变易。”那永不变易的至宝,不就是一种高华而简淡的心灵之境吗?吃茶去,便把世事沧桑、人情冷暖一齐休歇去。能饮杯茶,即享片刻清福。“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茶中乐,于人不妨,于己久长,虽然平淡,却至为真实。人在对茶的苦与乐的衡量中,显然是看重了后者。人对茶性之苦的品味及对茶中之乐的拥抱,反映出人性对“大苦厄即大安乐”这一禅学命题所具的自然憬悟能力。这茶至此,难道不应称作禅茶吗?也正由此,使我们对人性中所蕴藏的永不泯灭的善根增添了几许信心。



      吉祥奥运,和谐中国       月照上人画
     


      左:月照上人赴杭州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拜会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茶叶学会名誉理事长——被业界誉为“当代茶圣”的茶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博导陈宗懋先生,就中华茶文化及现代无公害有机茶的生产管理问题同陈先生请益交流。
      右:2008年11月初,月照上人赴杭州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拜会中国茶叶学会理事长、农业部茶叶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主任兼茶研所所长、研究员杨亚军先生,请教术业,商兑茶学。




      2008年11月初,月照上人在拜会茶研所有关领导和专家时,受邀参观该实验室的留影。



      左:拉萨大昭寺阖寺僧众在当今藏地密乘紧高成就者阿钦曲扎活佛带领下,遵循黄教仪轨,为“月照普洱”设诵无上深密经咒,仰承佛力加持,仪轨如理如法,功德殊胜圆满!

      中:月照上人在拉萨大昭寺举行的盛大的“月照普洱”加持法会上留影。当时,大昭寺的殿堂挤满了参加法会的喇嘛,在殿外的走廊也有近千名喇嘛席地而坐随喜法会。
      右:月照上人向当今藏地密乘最高成就者阿钦曲扎活佛奉赠自己恭绘的护法明王像,活佛赞为“甚难稀有,如理如法”之作。




      左:当今藏地密乘最高成就者、拉萨大昭寺的阿钦曲扎活佛在为“月照普洱”诵经加持。
      右:“月照普洱”系列的饼、砖、沱茶供奉于拉萨大昭寺释迦牟尼佛十二岁等身像前,仰承佛力加持,增长甚深微妙功德。



      拉萨大照寺为“月照普洱”所颁发的《加持证书》及《限量流通证书》,以证此茶加持仪轨如理如法;加持功德真实不虚,以及每种“月照普洱”茶品举世唯一的不凡身价。







      禅茶演绎


      “禅茶”本是一个说不尽的命题,如果要勉强为之定义的话,那么可以这么说:禅茶,既是在历史与客观意义上作为一种事物和文化存在的“茶”,同时又是自我主体在精神上可以操作并体验得到的心灵之超越——“禅”。前者所说的是禅与茶在历史层面的联系,后者说的是禅与茶在精神层面的联系。


      说起禅与茶在历史层面的联系,大家都知道,佛教的兴盛尤其是禅宗的禅修实践与茶的种植、培育、采制以及与饮茶、茶道传播的关系。具体的事实不多说了,仅举两例,便可见佛教禅宗与茶及茶道的深厚渊源了。


      唐代封演著《封氏闻见记》记载:“茶,南人好饮之,北人不多饮。开元中,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师,大兴禅教,学禅务于不寐,又不夕食,皆许其饮茶。人自怀挟,到处煮饮,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自邹、齐、沧,渐至京邑,城市多开店铺,煎茶卖之。”可见中国的全民饮茶习惯,正是借着禅宗的兴盛而发展起来的。


      最先提出“茶道”概念的并不是世称“茶圣”的陆羽,而是他的好友、诗僧兼禅僧的皎然。皎然的《饮茶歌诮崔石使君》诗提到:“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此处所得之“道”,就是同诗“孰知茶道全尔真”句中的“茶道”,是指通过饮茶而晓悟的超越之道、解脱之境,这种境界既是唐代诗人所追求的“禅境”,也是中国茶艺美学所追求的最高意境。禅与茶就是如此互为因果,互相促进。


      禅,是一种不需借助逻辑思维实现的超越性智慧,它是一种对生活的独特观察方法。而茶与禅在人的精神层面上发生联系,则与禅宗思想以及宗徒的禅修实践密切相关。禅宗虽然植根于印度佛教,但其思想的圆融性,使其最能与中国本土的文化相协调和适应。在它流传和发展的过程中,融汇进了道家的老庄思想、魏晋玄学和儒家的一些思想成分,使它得以全方位地渗透进中国人的世界观、人生观、道德价值观乃至个人修养方式和生活习惯中去,从而在中国人的意识形态领域和当下生活中开拓出一条独特的解脱途径。


      禅的修行特色和精神在于,“行住坐卧,应机接物,尽是道”(《景德传灯录》)。离开了当下日常生活的禅对于人生是没有意义的。正如一位活佛所说:“虽然我的见地可以像天空那么广阔,但我的行持却必须像河沙那么细密。”祇有在毫无造作的自然而然的生活机趣中,以平常之心应对一切客障,才能达到禅所应有的自在境界。


      古人谓:茶道以禅事为宗。禅与茶在精神层面的联系,不光是说禅宗思想为东方茶道注入了精神内核,更重要的是“触类是道”的禅宗理念,使茶显出了生活即禅的意味。借助茶的“自性清静”,借助“吃茶”机锋的截流之效,禅更能“不劳分别取相,自然得道须臾”(《临济录》)。显然,“自然得道”一说,其源头即在“平常心是道”的生活即禅内涵之中。即心即佛,不假修成的平常心,实际上也就是当行就行,当止就止,自然合泊而成为随缘任运的生活。茶禅一味,茶已然构成了“生活禅”的本质要素。茶使禅的生活更加任运自在,随缘适性。要知道,在禅中是没有什么不自然甚而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东西,困了就休息,饿了就吃饭。日用平常,随缘任运,“吃饭吃茶无别事,见山见水总皆然”(《五家宗旨纂要》)。这就是禅的一种内在精神,一切自然而然,一切自由自在。“斋后一碗茶”(《古尊宿语录》)的平常,正是还原于生活的平常;而“斋余更请一瓯茶”(《五灯会元》)也同样普普通通。此类禅茶诗句偈语,举不胜举,它无不以茶突出了禅的鲜明而强烈的生活意味,从而无处不在地显示了禅家顺应自然的宗风特点。


      佛性是一个全体,其作用在“茶”中见出,这是禅的高明。茶道即禅道,故而禅道即生活之道,茶性与人性的贴近,更使茶成为禅的整体一个无法剥离的部分。



      左:月照上人在玉龙雪山下调御昔日桀骜不驯的牦牛,这是月照上人与弟子徐金仙老居士、夏美琪女士等驾乘牦牛,在雪山下的湖沼中悠然涉水而行。
      右:孤峰顶上立。2007年丁亥春节。山间云脚下的人间,沉浸在一派喜庆的节日气氛中。而月照上人此时,只身入于云南丽江玉龙雪山,登千仞冰峰,临万丈深崖,以云雾为伴,与风雪为侣,跏趺静坐,正念思惟,端为一切苍生祈福;愿世人时时觉世乐之无常,念念生出离之心。




      左:四川甘孜州生机寺住持仁钦彭措活佛来杭州问茶访道,受到上人和台湾弟子的热忱接待。这是月照上人与活佛及夏美琪居士(后排左三)等台湾弟子在西湖之畔的合影。
      右:2007年“十一”期间,月照上人与宁波伟立集团总裁毕伟国先生在奉化溪口,就“智慧人生”、“幸福的座标”等话题进行愉悦地探讨。




      左:莺飞二三月,草色映湖光。月照上人临水闲坐,息思虑而澄怀,纵元览而神虚。正是:着意描不得,随缘即图画。
      右:“接引人人作佛”,何止八万四千法门!月照上人应著名茶人、平面设计大师、北京正邦设计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丹先生诚邀,在著名茶人、文化学者崔自默博士陪同下造访北京正邦设计公司,并向公司全体干部开示“佛化企业”之义,讲授“佛教管理论”,深深震撼了每位听者。




      左:月照上人在拉萨大昭寺殿顶留影,身后就是雄踞尘表的布达拉宫巍峨的身影。
      右:月照上人巡礼西双版纳南传上座部佛教寺院留影。




      左:酩茶图   黄永玉画
      右:2008年孟夏,应当地文化,企业界友好往来人士及善信邀请,并在他们的全程陪同下,月照上人赴山西巡礼了五台山,大同云冈古窟等驰名世界的佛教圣地及古代佛教文化艺术遗产。这是月照上人一行与陪同接待的当地友人在五以山龙泉寺著名的石牌坊下合影留念。



      何谓月照禅茶


      中华传统哲学素来重视天、地、人三者关系之平衡谐畅,故亦认为,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兼善全美,方能成就大事。若对日前圆满闭幕之北京奥运会所倡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绿色奥运理念稍加探析,便不难发现此三者实与华夏文明独有之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缘观不谋而合。科技,系对自然物理法则之默照潜运、遵循利用,此乃上依天时者也;绿色,大地万物齐生共长、和谐繁荣之状貌,此乃下占地利者也;人文,中华有文物之盛、礼仪之大、典章之奥、道德之淳、人伦之美,此乃中得人和者也。


      以兹旷世盛典,为光昭吾中华五千年文明之机不亦宜乎?斯复为一大天时也。然而何以所为可得人和,何以所取可占地利?举措若当,不为失天时也!


      禅法,是我中华奉献于全人类之人文奇珍、哲思宝藏。其虽滥觞于西天,实光大于中土,而终有浩浩汤汤流行世界之势。禅法之殊胜,即在群萌一经其化,莫不心和、意和,口和、身和,与人和,与世和,所谓人和,安有甚于此者乎?
茶者,疗渴解醪,涤昏醒神,疗形安心,于身于心,堪称“双重绿色”、保生正命之饮。当今世界,公推茶、丝绸、瓷器此三者乃继“四大发明”之后,中国对人类社会生活发展之最重要贡献。中国物产虽富,若以普世价值而论,则余无一物可及此三大贡献者,而况乎茶居此三者之首。故知兹茶,诚可谓占地利之先。


      然而善于今时今世,采撷中华故物,将茶、禅二者揉捏地水乳交融、怡怡一味,于一事一物中,兼得天时、地利、人和,趁吾国吾民百年梦圆之际、北京奥运幕开帷张之时,远绍释教禅茶宗风,近播中华文化芳誉,此实为“月照禅茶”创立之初衷。


      月照禅茶,不仅是一个具体茶种的实指,更是一套既契合禅法旨趣,又契合时代机宜与人性之需,熔养心、养身为一炉的综合养生学与心性修养法门。它以茶为载体,蕴含着以《月照兆德上人如意歌》、《月照禅师九言真经》为思想核心,融摄“大苦厄即大安乐”、“相信人人是佛,帮助人人成佛”、“六和满世间”、“知恩、感恩、报恩”等行持旨要的系统禅法——“月照禅”的深义。


      月照禅茶融汇了禅茶之味、素食之净、典册之雅、艺术之品、雅乐之韵、纹枰之趣,引琴、棋、诗、书、画、禅皆入茶道,即茶道而作佛事,其茶全美而灵异;其器浑朴而精异。明窗净几,是为道场;一壶一盏,尽是法器;零露瓣芽,即为无上醍醐。刷洗、啜饮、冲泡、品鉴、歌咏之间,便是直敞本怀之时,直契真心之机。


      藉由月照禅茶之引领,茶人在精神专注于茶香、茶味的感受时,原本充满分别、意见、矛盾的喧闹的心,便会渐渐归于聚定、专注、从容、空寂——一种比辽阔更为辽阔,可容千山,可纳万水,一无所住却能映照大千的心境,不正是茶禅一味的真得吗?


      月照禅茶犹以“月氏如意养生法”为依归,结合“月照禅茶”所倡导的保生正命饮食观,特别开显出一道别致的融养身于养心之中、由养心法通达养身阃奥的养生文化景观。


      “月氏如意养生法”之旨趣,在于它“医生治不了病,治了病也治不了命,众生是自病自治”的指导理论。


      佛法讲,佛不度众生,众生是自性自度。月氏如意养生法植根于佛法的自性论与华夏哲学传统的“天人合一”思想,以及祖国传统医学经络学所说的疾病成因理论,认为人体本来就是一个阴阳互生、五行平衡的小宇宙,由于人的心性疾患和不良积习,导致人体脏腑运化失序,体内阴阳不交,五行克害,产生气血淤塞、经络结节,最终发展为各种疾病。
“心火无烟日日烧,觉华有种无人种。”(《兆德月照上人如意歌》)月氏如意养生法指出人心性中无时无刻不在发作的无明热恼,才是人体各种疾病的正因,而最后可见的各种病症,实则是心性疾患的外化表现。要想真正健康,就必须觉悟、修德。


      月照禅茶将“月氏如意养生法”引入饮食文化,以禅茶作为心性修炼的法门,“清其心”;以素食作为矫正积习的前导,“净其身”。在双管齐下、内外并修的同时,再辅以一套具有扶正祛邪、标本兼治的功法,并且简易而有效的养生疗法,来疏导气血,打通结节,同时配合风水调整使人体顺应自然,天人合一,从而使人体小宇宙的运转回归正途,最终实现自病自愈。


      “德润身,富润屋”。在对月照禅茶的品味和体验中,人们能够收获的绝不仅仅是一份禅悦的欣喜与健康的财富,通过对它所倡导的和平、绿色、有机的饮食文化的体验,您更能感悟到天地化育的无私厚德与一种天人感通、顿然超越的生命大爱。



      左:月照上人在洛阳龙门石窟。
      右:虚怀登绝巅,万法尽着眼。2007年9月10日月照上人登临泰山极顶留影。



      月照上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访台期间,拜会己故杰出茶人、国学尊宿、台湾爱国政要陈立夫先生留下的珍贵影像。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月照上人率团出访台湾,在己故台湾爱国政要蒋纬国先生盛邀之下,造访蒋先生府邸,受到蒋先生阖府上下及以在台奉化籍名人的隆重接待。这是上人在蒋府与蒋先生的合影。




左:月照上人与信众和影.
右:月照上人与红学家周汝昌合影。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 第八部分 月照禅茶素描
· 第七部分 月照禅茶品目
· 第六部分 禅旆指月
· 第五部分 紫砂尚品烟霞鼎
· 第四部分 品茶论道
· 第三部分 月照茶道
· 第二部分 月照禅茶
· 第一部分 茶禅一味

推荐文章

· 第八部分 月照禅茶素描
· 第七部分 月照禅茶品目
· 第六部分 禅旆指月
· 第五部分 紫砂尚品烟霞鼎
· 第四部分 品茶论道
· 第三部分 月照茶道
· 第二部分 月照禅茶
· 第一部分 茶禅一味

热点文章